誠信與計算

 

傍晚新聞時間看見唐司長在電視機面前的自我招認:從前在感情上曾有缺失,但已是過去式,也獲得太太的原諒云云。

鏡頭一轉,大狀余若薇指出政治領袖最重要的是誠信。詹培忠也申言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大善矣,各位何必計較?

驟眼看來,唐的坦白宣言彷彿贏得某程度上的成功。

然而,我還記得幾天前直到如今,唐司長辭去政務司長職位,一直都說是為了有「較多時間思想自己能否承擔特首這個挑戰」(大意)。何必呢?有誰相信唐的請辭僅是讓自己有空間去考慮參選的事呢?為什麼不直說呢?

如果這例子只是一件修辭的小事,那還有,當記者指控特區政府限制採訪、刻意打壓示威自由的時候,唐英年以「完全垃圾」來回應,還表示李克強「每場活動都有安排傳媒採訪」。

讓我以一個寬鬆的角度來為他解說,唐以垃圾論來否認打壓,是對特區政府的一種強烈維護,為了強調而採用的誇張字眼,(像耶利米說他的眼淚多得把牀浮起),姑且不算假話。但後面的那句,說李副總每場都有安排採訪,卻不得不叫人對他有保留。有人算過,李克強出席的二十場活動,開放給記者採訪的不足一半,大多是政府單向的「官媒」。相信唐不會沒搞清事實吧,若然是這,那不是睜著眼睛說謊是什麼?

這次唐英年自揭緋聞,我覺得是一個很有策略性的行動,一來可以省去日後擔憂被傳媒揭發,二來可以給人坦白認錯的形象。所以,對我而言,這次令我對唐英年改觀的,不是他的誠信,而是他精準的計算。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