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慈善法的粗淺認識

尤記得近來首次接觸「慈善法」的概念,是透過大氣電波聽到陳智思議員的講論。他提及現今本港的慈善團體,由於沒有規管,向巿民籌款後究竟如何使用這筆金錢,實在無人知曉,產生了一個漏洞,縱容了一些賑濟為名、騙財為實的「慈善團體」。聽後筆者覺得成立慈善法對慈善團體似真的頗有需要。

然而,後來當我再接觸這個課題,發覺成立慈善法對我們基督教會尤有關係,因為基本上每間教會都是註冊的慈善團體。聽說慈善法一旦設立,對教會似有負面影響。昨天中華基督教會區會正就問題舉辦的有關講座,正為筆者的迷思提供出路。會後,筆者亦覺得眾聖徒亦宜在事上多了解,並對政府的諮詢加以回應。故筆者大膽嘗試在這裡分享我從幾位講員得來的對慈善法概念的認識和它一些有待商榷的地方。

現況

香港現時並無一套慈善法。關於慈善團體的分類,現時本港只是沿用英國19世紀的判例來執行,法律改革委員會認為這些判例已過時,故提出(1)為慈善等概念制定定義,並為慈善團體重新分類;(2)制定法例監管;(3)註冊及備存記錄冊。

條例的精神有值得肯定的向度

講員大多對條例的概念有肯定的部份。例如著手對「慈善」等概念嘗試作出清晰的定義,可以讓有關課題牽及討論時有更清晰的理解。此外,誠如另一講者指出我們明白誠信(Integrity)是看不見的,必須從(1)守約(Compliance)、(2)透明(Transparency)、和管理(Management)三者的具體運作呈現出來。所以建議中有關法例的精神指向公開、公平、公正,是值得我們去肯定的。

具體執行並不容易

然而,一條法例是否值得建立並推行,除了立法的宗旨外,此法能否落實執行,在執行時會否掀起一些複雜的問題,甚至執法時會否對教會這類團體有不適用之處,都是值得我們三思的。講座中講員提出了不少執行上困難、甚至有危險的地方,以下是一個例子。

現時,本港是根據上文所提及的把慈善宗旨分為4類:(1)扶貧、(2)教育、(3)宗教及(4)不屬以上三類而對公眾有益的宗旨。現時的規管形式亦較為寬鬆,團體只要在公司註冊處或警務處登記註冊,或以簡單的信託形式成立,並向稅務局申請慈善組織稅務豁免便可。要到某一段時間後,稅務局才會複檢,要求呈交年報及/或核數報告。法改會建議把慈善團體重新分成13類別。(但促進人權的組織團體不在其列。)

法改會把團體重新歸類的建議,並非只關乎行政管理上的方便,而是一種加強對團體進行管理的措施。當局會定期從機構的報告,察看機構所辦的活動是否與其宗旨有關。 但如此一來,團體的活動便會受到限制。當一多元化的機構被歸類為某一類别,其籌備宗旨便有可能被約化,只剩下那些符合它所附屬於類別的部份。正如講員的提出的一個過往例子,當局曾就一個機構的年報,指出該機構「過多參與」從事宗旨以外的活動而遭警告。

這方面對教會的危機是,教會不單是一個內部的「宗教團體」,她同時要把她的真理見證於世界,是以她同時有「社會服務」或「慈惠宗旨」等其他的社會功能。單單讓教會歸附在單一類別,無疑不恰當。

魔鬼可以在細節裡

另一個被講員提出的危險地方,是法例中的細節,如沒有清晰而詳細的規限,都可能會被濫用。例如諮詢文件有建議,若團體行為不當或管理不善,集行政、立法、訟裁、執法於一身的慈善法執行委員會可以採取以下或更多的介入:(1)委任董事會成員,(2)暫停董事會成員的身份,(3)接手保管團體資產等措施介入團體的運作。若個人或團體被針對,他被指控為「行為不當」或「管理不善」往往並非難事,於是這法例便有被利用而成打壓異見團體工具的危機。

回應有關需要宜從簡

為了避免架床疊屋,立法的架構和內容都宜從簡,以免扼殺本港人一貫擁有的活力和創意。立法涵蓋的範圍及內容應該是必須的、合理的和合比例的。有講員便建議其實公開透明度,可以成立一特定網站供公眾人士瀏覽,問題便可解決。至於假濟貧、實騙財的不良組織,亦可以採取接獲投訴始偵查的方法。這麼一來,非法或其他涉及儉財的團體一樣可以被揭發,但比起要把本港現時六千多個慈善機構統管起來簡單有效率得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