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椎移位

早一陣子,肩膀出現痛楚,本以為是肌肉勞損。搽了逾一週藥膏無效後,知道要認真看待此事。分別到過一專醫脊骨的中醫,以及一物理治療師,得出一樣的結論──脊椎移位。

知道脊椎移位不算是一件小事,我想知多一點成因。「醫師,此症狀是不是因為…」我正要問那中醫師,是否因為我平時做腰部運動時姿勢不正確,那知,我還未完成我的問題,醫師已油然答道:「你能舉出來的,全都是問題原因。」他的意思是脊椎移位不是一下子的事,也通常不是單一原因,而是累積了千百次一些細微影響的後果。幾十年來,坐姿睡姿站姿運動姿勢不正確,日子有功,我脊椎第二、三節便開始傾側,造成較大的創傷。中醫師寡言,剛才那句話是他在整個療程中罕有的談話之一,但其言正中問題所在:小錯誤累積釀成大傷害。

另一邊廂,我和物理治療師在整整一個半小時的治療裡,可謂絕無冷場,因為黃師傅是我當年留學共住一室的好友。他的手在哪裡動工,他便會解釋哪部份的結構,和通常出現問題的成因,使我感到猶如上了一科人體生理課。

當他按我的肩胛骨並問我是否有痛楚時,我分享到我在病發之初,一次的游泳加劇了我在肩胛部份的痛楚。他解釋到肩胛骨主要在人體有兩個機能:作為手部肌肉的基地,和固定頸部肌肉,是以肩胛骨的神經腺其實非常繁忙。尤其當我們以蛙式游泳時,一面吃力地撥水(手部肌肉),一面使勁地郁動頸部來呼吸(頸部肌肉),除非我們是慣常的泳客,身體因為平時已多練習,以致神經腺已習慣地分配調動適量的肌肉同時作這兩項動作,否則肩胛部骨的肌肉會相當辛勞,甚至會因而導致脊骨的扯傷。黃師傳詳細的論述令我矛茅塞頓開:我不正正是那個平時很少游泳,一下水便立即盡全力謀求最高運動量的人嗎?我只求快、急,而忽略時間因素(長期,而每次要由慢到快)的運動方法,想正是這次出事的主兇之一。

同一個病症,兩個不同、但並不牴觸的解釋,隨著移位部位的痛楚提醒著我一些個人基本的道理,亟需改變的生活習慣和心態。我相信「萬事都互相效力」,上帝藉身體的故障指引著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