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

  本月初美國曾出現一危機,就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在提高國債上限的問題久久未能達致妥協,威脅到美國有機會因政府得不到所需資金而出現違約、以及政府開支包括福利金等斷源等不能想像的情況。正如大多數人所料,事件在限期前,兩黨在參眾兩院達成協議告終順利提高國債上限,避過一場危機。

 

令筆者關注的是,違約的危機總算是渡過了,但問題的核心恐怕還未解決。國債上限的提升只不過是數字上的調整,那是很容易做到的事。訂立減赤目標,也只是樹立一些數據,是必然可達到的。真正的難處是如何把滅赤的目標做到。這往往需要大幅削減政府的公共承擔,包括福利開支。關水喉自是不得人心的行為,嚴重者可能會引致社會的不穩定,至輕者也會影響當權者的受支持程度,波及自己的選票。

 

政客都是討好選民的。因此,當權者最經常的造法就是把問題拖延,押後到由下一任政府收拾攤子。每一屆政府都是這樣,如此這樣,大家不難想像,政府當日滅赤的目標膛乎其後,赤字愈滾愈大,直到經濟災難來到的日子。早幾年金融海嘯時,曾有人問,整個世界都賠上重大損失,哪個是贏家?筆者相信沒有什麼大贏家(美國財務機構是贏家,但他們沒有把世界財富都吞進去的能耐),金融海嘯只不過是償還人類(主要是美國人)過去預支的財富罷了。同樣道理,大家可預見我們現今所留下的赤子雪球,他日會以怎樣的形式要我們償還呢?

 

病向淺中醫。拖延療病只會讓病情害化。除了禱告,世界經濟我們實沒有什麼影響的力量;但從微觀角度,這個道理卻能提醒我們,不要拖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