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外傭居港權而發的感想

  外籍傭工在本地工作七年了後,是否可申請居港權這即將開審的司法覆核,近日成為港人關心的問題。現今在港被聘用的外傭數目達數十萬人,港人憂慮若他們在案件勝訴,將可能會有大批外傭連同他們成功申請來港的家屬成為本港永久性居民的行列,在福利範疇分一杯羮,在就業巿場同爭飯碗。不單如此,對不少港人更即時的影響,乃其家中的外傭女傭隨時會轉工,不再受聘於她們那不受最低工資保障的合約。

 

因此,不少港人都寄望甚至催促港府尋求人大釋法,特別是當政府、個別政黨公佈了一些被不少學者指為誇大了的數字後。

 

尋求人大釋法是普遍港人心目中的靈丹妙藥,因為大家對國內的司法制度別具「信心」--有信心她一定會作出對政治有利的訟裁。司法為政治服務,在國內從來是司空見慣的事。

 

然而細心一想,在非有關國防外交的事尋求中央釋法,雖然可為前面問題提供一簡便的方案,後果卻是深遠的,因為它將會成為北大人干預特區獨立法治的又一個案例。誠如退休大法官李國能所指出,司法獨立,是「香港社會的基石」。香港在鄰近區域急起直追下,在國際間仍有今日地位,法治精神居功不少。如今,為此居港權問題再一次將自身的獨立法治踐踏,是否值得呢?

 

筆者認為,香港人有這個取態,可能與我們的「香港人性」有很大關係。香港身處中西狹縫間,長期扮演中西之間的橋樑,亦往往從中得著兩者之間的優點(西方文明制度、背靠祖國脈緣),造就長期以來港人得以靈活擺動,攀走往最大利益的位置。是以港人少講原則,只求最大好處。是以港人坐享資本主義的自由少受政府干預,卻又要求政府扮演社會主義的角色,凡事規管。是以我們既想有獨立法治,但在有問題時,又要有政治駕馭法治之便。

 

記得當年新加港總理吳作棟訪港時,曾極言羨慕港人的聰明醒目。惟我們要自問一句,我們有否「聰明反被聰明誤?」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