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民族

對日本人一向有戒心:他們對二次大戰的侵略行為從未認錯,還篡改侵華史實,首相議員又不時到靖國神社紀念,日本政府對釣魚島又一直垂涎欲滴……

然而,在最近的九級大地震中,日本人的表現實在令人欣賞佩服。

公共交通工具如地下鐵路在地震中停駛,他們在轉車的過程仍然井然有秩,對老弱禮讓有加。不少私人事業、如網絡商、旅店、食肆等在國難當前守望相助,提供免費服務。食品供應嚴重短缺,巿面卻沒有出現大掃貨場面,反在超巿內每每仍看見少量食物,俾遲來者購買……

我多麼盼望這些事的主角是基督的子民,就像昔日早期教會在疫症來臨時照顧那些被羅馬帝國遺棄的病人一樣,作出閃亮的見證。不過,現實卻是日本人流露出這種彼此相愛的表現。大和民族,真叫人摸不著頭腦。

早兩天從報章的專欄,更叫我對日本人嘖嘖稱奇。

上個月,一位名叫石原慎太郎的人競選日本東京都知事。他曾在競選期間說過,他覺得日本這次海嘯是一場天譴。初時這「天譴論」自然激怒了不少日本人,但當他解釋其真正意思是說「日本人墮落了、私欲橫流、政治也受到拖累,地震是對這一現狀的巨大懲戒」,日本人便接受石原的解釋,石原最後當選都知事。

一方面,我奇怪竟有人敢在國難當前用「天譴論」來歸因,即使他的用意不是指海嘯是上天的懲罰,而只是警告,但膽敢把災難與道德價值拉上關係,一定會開罪多人。日本的文化容許有這石原在競選時說出這有點在傷口上灑鹽的話,筆者本已佩服不已。但更令人折服的,是日本民眾也在哀傷中接受他的解釋,甚至領受他這番逆耳忠言,而把他選了出來,怎不教人覺得不可思議呢?

我於是推斷,昔日日本的軍國主義、篡改歷史、甚至今天涉嫌刻意在核幅射洩漏危機的嚴重程度的都是握著權力在上位的人,廣大的日本人,最少是這一代的,其實絕大部份是善良的。若然如此,我們怎能不求收莊稼的主多打發祂的工人,到這個多災多難之地收祂的莊稼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