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添加

昨天(2月3日)的講壇上,筆者講論異端的肆虐時,提到猶大勉勵上帝的子民要「竭力維護從前一次便全給了聖徒的信仰」(新譯本)。這裡猶太特別強調我們的福音是「一次便全給了聖徒」,以提醒信徒使徒的福音已經完備,沒有補充添加的空間。這是回應人因為沒有安全感,在宗教事上常會有「信多好過信少、做多好過做少」的心態。

 

有被譽為上世紀最偉大的神學家巴特(Karl Barth),有次曾被問及,天主教和基督教有什麼分別。巴特在說出兩者均信同一位上帝之餘,他說最大的分別在于一個小字:「加上」(and)。其大意為:基督教相信人神間只有耶穌基督一個中保,天主教說是基督加上聖母;基督教相信人得救唯獨需要相信,天主教說救恩需要信心加上行為;基督教只以聖經作為信仰的依據,天主教卻認為啟示的來源包括聖經加上傳統……

 

筆者頗認同巴特的看法,的確在許多事上,天主教教廷信多了。例如:天主教的聖經比基督教的多了一些次經;天主教對聖禮的定義較闊,在主設立的兩個聖禮外又加了五個;甚至在聖餐聖禮上,天主教把這個以信心記念基督以自己身體成就救恩的禮節,加上了一個意義,就是每次在彌撒裡,耶穌是鮮活地再一次在祭壇上獻上自己,儘管其實希伯來書已再三強調「耶穌基督,只一次獻上他的身體…」(來10:10;另外參9:28, 10:12, 10:14)。

 

大家不要以為這篇文章是衝著天主教而來,我基本上對天主教信仰是十分尊重的,因為我相信現今的天主教徒(相對於中世紀時的天主教王國)絕大部份是尋求主耶穌的人,主滿有憐憫,凡來到祂面前的人,儘管其屬靈觀念未必都是正確無誤的(有誰敢說自己的屬靈觀一百分?),卻無礙主對認信祂的人的接納。不過我卻也認為添加可能是最危險的損害信仰的動作;危險在於它最最不起眼、最不易引來反響;它沒有否定或質疑你所相信的,甚至表達與你相同的立場,只不過是舉出另一位或一些類似的事物人物也有你所推崇的成份,況且從人的角度這些添加的人事物每每都是合理的。(如「信耶穌卻自己不努力,神也幫你不著啊!」)。然而,合人的標準不保證是合符神的啟示。人切不可在神啟示的真理上刪增,來符合人的理性和喜愛。因此,我寄望神的子女(包括天主教徒和基督徒)在福音的重要觀念上有上主的帶領,作出深刻反省,更符合聖經真理。

 

上次講道的主旨就是文首所引猶大的教導,要竭力守護真理。要守護真理,必須首先自己懂得分辨真理。在今天這個講多元化、講包容的時代,基督徒要知道界線在哪裡,「守辯」應採取什麼態度手法確不是一件易事,需要不斷學習。但筆者覺得最基本是我們對真理要保持有一份敏銳、一份儆醒的心,懂得求主教我們怎樣回應新事物新見解新學說。我深信那位比我們更關切祂福音的純正的「道」,必然樂於引導祂子民作祂使用的使者抵擋異端、傳揚真道、叫多人得聞真道。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新舊堂委交流會2013

可以說,今年的新舊堂委交流會是頗為不一樣的一次。

 

每年在新堂委互選新崗位前,都會舉行這個分享交流會。各現任堂委可以分享他們對新一年堂會事奉的期望;剛離任的堂委會分享他們在過去擔任堂委的苦與樂,也會把他們的經驗化成臨別的贈言。

 

聽說曾幾何時,這個每年的聚會其功能意義傾向濃厚,各堂委出席此聚會的意圖明顯不過,乃在於率先表態,趕及在全年第一次堂委會互選崗位前,表達在新的一年心宜欲擔綱的部長或職位。不過,近年這個風氣日漸淡薄,交流會「宣示」的味道減了,分享交流的成份增多。

 

今年這個情況更見明顯,是因為在今次聚會中出現了一段小插曲。一位與會者勇敢坦誠地分享到她發覺自己過去一段日子對某些人很有距離,更難講得上愛他們。在向神悔過中,她體會到愛的優先性。在一起誦唱《我們愛,使世界不一樣》之下,相信在場各人都領受姊妹傳遞的信息:我們在堂會中事奉的人,最重要的倒不是恩賜能力,而是對神對教會對肢體流露出多少愛。最後,在各人彼此擁抱、互相握手的溫馨場面下結束這段插曲。

 

正如一位與會者所言,在整個分享環節中最經常聽到的字眼,是「開放」和「配搭」。在我的演繹,「開放」是放手給神,開放予祂的帶領;而「配搭」則是理解到,在哪崗位事奉,我的意願不是唯一或最優先的考慮,更重要的是我在團隊中當哪位置對整個團隊事奉最有利。這顯出各堂委了解到自己被會眾選出來,不是來當某部的部長,而都是被選為信徒的領袖、教會的管家,受託管理神家家務的工人。這都不失為一個成熟事奉團隊的指標。

 

主任牧師在總結也提到一個現象:就是隨著在堂會事奉的經驗增多,各堂委在幾年堂會的服事,眼界被拓展,目光已不單單在所負責部門,而在教會整體,思想部門的事工如何配合教會的計劃,這都見證著主在我們中間的工作。

 

說到這裡,我想起一個真實故事。一個老闆決定把辦公間全新裝修。他叫人把辦公室裝修所需的木板材料向供應商預訂好。他還很特別地,吩咐工人在把運來的貨箱打開時,切非粗暴地破箱而開,總要按鏍絲位把它們小心拆開。當時工人都感到奇怪,但沒有追問。直至裝修材料送到公司,貨箱都小心地拆開後,他們才明白。原來老闆計算精密,那些作箱的木板,訂造時早已有準確尺寸,開箱後也被用作為裝修的木材。這位精明的老闆就是當年美國著名富商洛克菲勒。盛載材料的工具在這位精明的商人手中,也是他要用的材料。同樣,堂委會作為主用作盛載祂百姓的帶領者,也是祂用作建造基督身體的材料,所以祂也會像洛克菲勒一樣,特別顧惜堂委會的每一位成員,保守他們的成長,開拓他們的視野,堅立他們的生命。

 

最後牧師更分享到堂會的一些理想,包括正如彼得遜(Eugene Peterson)所言:每間教會都應該有「有餘剩」(a surplus of)的領袖,方便彼此補位、輪流帶領;以及盼能做到跨代結連,年資多的一代把經驗眼界傳承予活力創意的一代。願主在未來一年引領堂會,向這些理想進發,使灣仔堂更臻成熟,蒙祂悅納。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國民教育與公民教育  

反國教科的領袖們真不簡單!

 

學民思潮的黃之鋒面對特首伸出「善意」之手,拒絕相握,卻以九十度鞠躬表達自己的禮貌,贏得一致讚揚。

 

政總聚會人數一天比一天多,但秩序井然,甚至連處理垃圾分類也有膠袋靠在欄杆,欄杆上貼著一句「愛是計量不了的」,原來示威裡還可以講求整潔,甚至提及愛。

 

「反國民教育運動,堅決只有一個清晰的目標,甚至跟以往的集會不同,克制著沒有喊誰要下台,清純的堅拒政黨介入,咬緊牙根自己搞糾察秩序,連民主女神像也不准進入範圍,這堅持與能耐,不簡單。」徐詠璇在她的信報專欄點出了今次行動充滿著一股很清新的示威文化:堅持、不妥協,卻保持秩序、理性、不抹黑對方、不把對方妖魔化,甚至是尊重對方。

 

及至上周六晚梁振英宣佈取消開設國教科的三年期間,學民思潮以「休息是為行更遠的路」當晚即撤,高潮結束,見好即收,對比起「佔領中環」行動的被清場,高低立見。

 

這次反國教大聯盟把國民迫回去的同時,她把真正的公民教育在香港這塊土地開展,把愛和責任相傳下去。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Godly Play訓練營

日前參加了本堂兒童部和主日學部合辦的「Godly Play兒童靈性培育遊藝坊」營會。當我最初接觸Godly Play這名稱,我就不停地想:究竟Godly Play是不是「神聖的話劇」,又或是一個屬靈的遊戲課程?在進入營會之後,始明白Godly Play是一套兒童神學,用小孩子的眼睛去探索神的事情,以致遊戲也有神聖的光芳。這種新的理念,使我對於兒童工作(包括本人有份兒負責的主日學部)的進路、策略和心態都得到很大的啟發。以下分享當中一些得著:

 

  • 一些兒童神學的信念:
  1. 以小朋友為中心,而不以成人所理解模式為學習前提
  2. 以小朋友的眼睛看世界,因此導師要蹲下跟小朋友說話,導師的稱呼也由亞Sir改為叔叔、別名甚至直呼名字。
  3. 小朋友不是白紙,神在他們心中已置放了靈,因此小朋友的靈尋求祂,也對祂有敏銳的觸覺
  4. 兒童就像神學家,他們對神已有一套理解;兒童也是神學炸彈,把成人一些似明非明的傳統或術語炸個粉碎。
  5. 兒童的靈性又好像一把伸縮軟尺,你愈拉得多,就愈發現它也可以有多長;但當然,你要小心,因為一不小心,它會徹底縮回
  6. 兒童靈性教育的價值,不在於它能塑造教會未來的棟樑,不是將來性的;兒童靈性教育的價值就在現在當下,耶穌基督叫小朋友現在到祂跟前來
  7. 兒童神學的重點是捉緊靈魂(精隨),不要單想軀體(方法)

 

  • Godly Play的要素:
  1. 目標:讓小朋友自由、富創意和快樂地探索真理
  2. 程序元素:(1)故事、(2)歡迎、(3)安靜、(4)故事、(5)探索(wondering)、(6)回應、(7)筵席、(8)祝福
  3. 重點:

(1)管理關係(環節可否增進小朋友和神、和其他小朋友、和自己的關係?)

(2)管理空間(房間可否反映神的同在?奧秘?能否促進小朋友與聖經、與教會、與其他小朋友的關係?)

(3)管理時間

 

5. 課堂元素

(1)show n tell
(2)engage n love
(3)Wonder n response

 

6. 課堂技巧

(1)要以語言及非語言(如眼神、表情、動作)來鼓勵小朋友探索真理,以問題啟發小朋友的好奇心(to Wonder)

(2)Parable
1.佢有冇名,叫乜名?
2.佢見到,做這些事有乜感受?
3.佢其實係誰?
4.呢度其實係邊度(在生活裡面)?

(3)停頓、重覆

 

7. 課堂準備

(1)     研經上下

(2)     主題流程

(3)     大綱流程

(4)     等祈修改

(5)     尋找物資

(6)     測試觀察

 

8. 紀律:

(1)       導師對於營前聚會十分重視,有一位已繳費的參加者就因未能參加營前會(雖然有其原因),而被拒絕接納入營。

(2)       導級分了6級程度,來應對堂上學員的滋擾問題,都是用眼神和簡單的指引語句;即使是最高程度的第六級,也只不過是邀請小朋友在餘下的時間離開課堂;但必須對當事的小朋友說:「這兒是屬於你的,我期望你下次再回來。」

 

9. 小朋友的參與:

  1. 在各個環節上,我留意到Godly Pray都著重保留小朋友的自主性,以表達對他們的尊重,和提升他們的參與。例如:每位小朋友要進入課室時,導師助手會在門外先問他準備好沒有,當他回答已準備好,助手便請他進入場地;然後導師便會以姓名稱呼他,並邀請他自由選一個位坐下。同樣,當講論時間結束、進入回應時間,導師會又會問小朋友準備好回應沒有。處處顯出導師是尊重小朋友個別獨特的處境,讓他就著他選擇的時間為自己的行動作出選擇。

 

  • 關於兒童事工事奉者:

(1)       重拾事奉者自己的童年(透過重拾兒時遊戲 ,兒時最重要回憶)

(2)       童年影響童年 (事奉者的童年影響小朋友的童年) : 留意不要以服事兒童來医治自己

(3)       澄清從神而來服事小朋友的呼召:你看重事工中的事、抑或事工中的人?

(4)       關係最重要

(5)       榜樣教育最重要

(6)       了解小朋友的上文下理(構成小朋友今天境況的種種人生處境

(7)       享受

(8)       「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

 

筆者覺得最受用的還是最後一項,即對自己作為兒童工作者的反省。

是以導師鼓勵兒童事奉者定期進行退修。他還自身說法,向我們分享他在靜修中每每向神求問的三件事:

(1)             神要我作個什麼的人?
(2)神要我在我的教會裡作什麼事?
(3)神要我祂的國度裡作什麼事

 

記得在營前會中,導師曾挑戰我們參加者,我們是怎樣接待小朋友,以及我們在課堂上是否有充足的預備,小朋友都看在眼裡,而這個印象會自然影響到小朋友對上帝形象的觀感(事奉者不認真的準備,會否令小朋友質疑上帝是否真的愛他們,因祂派一些不太認真的人來牧養他們?)。所以,正如導師的自然推論所言,神對兒童事奉者的要求不多也不少─── 一條生命!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在倫奧嶄露頭角的新貴

今次倫敦奧運,其中一個最令人刮目相看的地區當是加勒比海。連奪男子100米、200米和4X100接力金牌的牙買加「閃電俠」保特自然光芒四射,但他並不孤單;勇奪男子400米欄金牌的多明尼加「欄王」山齊士、在男子400米替人口僅得10萬的中美洲小國格林納達奪得史上首面金牌的19歲小將詹姆士、在4X400米力壓美國隊奪金的巴哈馬隊,還有標槍、手槍速射、女子柔道、男子摔跤、男子拳等眾多位金牌選手,都替這地區裡本來藉藉無名的小國添上了光彩。

國際奧委會對非歐美的傑出成績,每每採取懷疑態度,他們就曾懷疑「閃電俠」保特服用禁藥。但加勒比海黑人運動員根本就不必用藥,因為他們的荷爾蒙和紅血球細胞含量高於常人,使他們的爆炸力和體力勝於其他地區的選手。

他們壯健的體質可說是他們民族悲劇的一種補償。五百年前,歐洲人發現加勒比海的島嶼的甘蔗極為豐富,便從非洲引入大批黑奴,他們在這塊炎熱的地土上辛苦工作,煉成了剛悍的體格,世代繁衍,更逐漸成了當地主要的人口。

我在這裡彷彿看過了一點亮光。上帝從來不失誤,但祂的計劃可能超越我們世人的視野。要等我們回顧歷史,才會發現祂那掌管歷史的手。而儘管我們在人生裡有許多際遇往往在我們臨終前也未必能明白箇中原因,但我們可以憑信心,在上帝的宏大圖畫裡,每一筆都有它的意義,都成為構圖的一部份。所以,願意我們都懷著這份眼界,無論我們外在的際遇如何,每天都按著上帝教導我們的行事原則而行,在上帝給我們的分上好好活過。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關懷貧窮學校」剪影

灣仔堂與新福事工合辦為期4課的「關懷貧窮學校」,今天是第一課,共有十多位弟兄姊妹出席。
兩位新福事工的代表,為與會者探討關懷貧窮的基礎。他們選了熟悉的好撒馬利亞人的故事,之後也向我們分析現今香港的貧窮境況。當中我接收到有下列幾個頗有意思的反思:

經文的反省 (路10:25-37)
(1)主把文士的問題倒過來:
主把經文起頭文士提出的「誰是我的鄰舍?」這個問題,在經文的尾段轉代成「我是誰的鄰舍?」將問題的主位遷移了,我不再是宇宙的中心,而是一個要反省的人。

(2)「看見」與反應:
經文記載祭司、利未人和撒馬利亞人同樣「看見」傷者的苦況,不同的是前二者看見後把頭別過去,但撒馬利亞人「動了慈心」。撒馬利亞人不可能一天突然大有憐憫的心,他心裡的那份柔軟一定是平日累積和操練而來。同樣,今天我們不斷聽到聲音說:「世界有這麼多窮人,你都幫得來嗎?」我們豈不同樣被操練成冷漠麻木嗎?怎樣才可以與這消減人熱血心腸的風對抗呢?

我們社會現今貧窮的本質的探討:
(1)sacrificial poverty犧牲性的貧窮:
特區的扶貧措施一真以來都是短暫的,因為「長期承擔脫貧的包袱是香港承擔不起的;不然,香港再難與世界頂級經濟地區競爭!」依這個「香港要成功」的理由下,「一定會有些人貧窮」,換句話說,「一定有些人要犧牲的了」。這樣,貧窮便被合理化。

(2)poverty inupward mobility向上流的困難
幾十年前,經濟環境其實肯定比不上現今,然而, 我們的上一代,以至我們這現屆中年的一代,在家境困難中,卻有一個信息,就是一雙勤力的手可以把我們提升,把生活改善。事實上,一個一個白手興家的奮鬥故事燃亮著普羅大眾心中的希望。可是,現今社會貧富懸殊的情況,任憑窮人胼手胝足,依然擺脫不了足襟見肘的局面,彷彿把窮人脫貧的希望變成奢想。

(3)poverty in keeping self-esteem 負擔不來的自尊
其中一位講員分享到一個經驗。他有一次和一群男學生探訪一名中年新移民。那是一間二人共租的房間。兩位女士本互不相識,卻在負擔不了自租一房的情況下,共住一室:私人空間在環境迫人下被掏空。不過,也許我們會說,兩人都是女士,問題並不太大。但當造訪這女士的講員和同學一等男士,看到她把自己的內衣褲「展列」在房間四處時,大家都尷尬異常,反而女士自己卻竟並無腼腆的感覺--女士的「大方」反倒令當場眾人覺得更加悲涼!深信女士根本再沒有其他地方把她的衣服晾乾,以致她惟有把她處所平日的本相示在客人前。而她大方的態度更叫人明白到,現實已把她那私人空間的自尊蠶食殆盡!那是多麼的可悲。

(4)poverty in Hope 失去盼望的貧窮一族
當政府連貧窮線都不願界定,以免巿民大眾要求它大幅加大扶貧力度,在這情況下,窮人對政府還能有什麼期望?

神給教會的使命是:教會應該是人在沒有希望時第一個想到的地方,教會應是沒有聲音的人的喉舌( voice for the voiceless)。如何把這使命體現出來?這是筆者在整個講座中最深刻的反省。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上教會有什麼用處?

近年新春,相信不難發現傳媒報章對簽文,尤其是車公簽文,報導愈來愈大篇幅、愈來愈仔細。這個現象反映出香港人愈來愈缺乏安全感。打從本世紀開始以來,由於全球一體化的因素,香港這個外向的經濟體愈來愈受世界不同地方發生的危機困局所牽連。這彷彿導致愈來愈多香港人心不平安,知道努力之外,更要靠外來的力量才可以保住命運、逢凶化吉。

筆者對這些人的評價是:捉錯用神。第一、求簽之人這回真正應驗本年車公簽文一句:「人鬼兩不分」,他們不斷追求命理運程,卻找錯了對象,他們不知其實真正平安的根源來自三一至高真神。

第二、是他們尋找信仰的態度出了偏差。不錯,人尋找信仰的起始點,往往是為了解決問題。所以,尋找平安、心靈的慰藉等都不啻是很多人接觸信仰的切入點。甚至,不少信徒最初認識福音也不出這個原因。但如果停留在這地步,信仰不是人生的目標(ends),而只成為人追求目標的手段(means),那便和信仰的原意大大違背。就好像如果有人問你:「結婚有什麼用」?我相信你準會覺得這問題本身有問題:二人結婚是因為你倆彼此相親相愛;而不應是因為要有人為你洗燙煮飯的啊!婚姻本身從來不應成為功能提供站,因為結婚本身便是目的。

因此,上述所說的平安、祝福,都是人上教會認識神之後所得的寶貴禮物,不應是我們尋找神的最終原因。當人在屬靈路程中,很自然便會慢慢從人生的舞台退下,自己甘願屈居配角,主角的寶座交給主。至此,自己的得失勝敗不其然看輕了。尋找信仰的原委,正如潘霍華說,應該是祂(Who),而不是它(What )。

下次當有人問你,上教會有什麼用處,你知道怎樣回應吧。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你信你的

我們向親友傳福音時,常會遇到對方的一種反應,是「你信你的,我信我的」。作出這種反應,不能說是不客氣,對方沒有貶抑你所信的,也沒有把他自己所信的放在你信仰之上。他只是以一種道不同不相為謀的態度回應你的好意,互不侵犯,彼此尊重。

持這種觀點的最大問題,是在于他們的世界觀。在某些事物上,不同人的確可以有不同的看法和立場。譬若一些人喜歡「梁」作我們的特首,另一些人喜歡喜歡「唐」勝出。同樣,對政黨的偏好人人皆可以不同;有人是泛民的朋友,有人是親中陣營派的擁躉。

但信仰所涉及的卻是世界觀,世界觀只可能有一個,因為世界觀是我們對誰乃世界掌權人(或沒有掌權者)的理解。你不能同時說:這世界是由基督掌權的,也是由觀音掌權的,正如我們不能指著一個男人是親生爸爸,又介紹另一個男人指他是親生爸爸。世界觀也是不可以分割的:你不能說基督徒的世界由基督掌管,信觀音的人他們的世界由觀音掌管,無神論者的世界沒有神掌管,因為世界的掌管者不會因世界住客心中的想法而改變,正如一個國家的現任總統在屆滿前不會因為人民心中所想的而突然變了另一個人。

不過對於持這種態度的人,要讓他們明白他們的世界觀出現問題殊不容易。因為他們這句「你信你的」背後的潛台詞是:「請別再向我推銷你的宗教,請你轉一轉話題,談別些東西!」若我們鍥而不捨,苦苦相勸,招來的可能是對方從此要向你疏遠。

我們可以做的,恐怕只有兩件事。一是等候:去到主的跟前,求祂讓我們、也讓對方明白他們自己的真正需要,又讓我們把握時機,使福音進入他們的心靈。在機會臨到之前,我們可以作的,是做好自身的見證,別讓人看到我們生命也是講一套、做一套,使他們覺得我們對所信的態度也是如此的不一致。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自力與他力

幾個月前,筆者母親弄傷肩膊,筆者便陪她去看物理治療‧當母親進治療室看症之際,有位正等候結賬的婆婆主動跟我談話:你媽什麼問題啊?言談間我乘機講到我是返教會的,問婆婆:你返過教會嗎?婆婆回答說她是一名佛教徒。我連忙拿出我對佛教的半桶水認識表達一番。我說到很欣賞佛教的智慧,更進一步說:信耶穌與信佛教是有共通的。真的?佛教叫人不要貪,不要執著,佛教教人行善,不要行惡。表達了一輪欣賞的話後,我對婆婆說:然而,耶穌的教導比佛教還多了一樣東西,是什麼?「是愛,是關心,就像我們關心家人一樣」。我見婆婆輕輕點頭。婆婆有反應我意料中事,她會著意於我陪媽媽看病,自然對親情十分重視,我想我的話也有點把她打動,不是我有什麼本領,而是基督的愛確實吸引。我沒有問她聯絡資料。不是每次談道都會產生跟進機會的,能讓她反省一下自己所信的能否滿足心底渴求,已經足夠了。

基督教與佛教有銜接點。如果概略地說,基督教跟其他中國主要宗教都有銜接點。基督教與道教,一個道成肉身,一個肉身成道,都是探求永恆與有限生命的轉化。儒家和基督教一樣,都是談如何做人的道理,兩家都極力主張去除人慾,只不過方式不同。儒家提出以良知禮教,而基督教則講只有聖靈能真正使人離罪。大抵基督教與這些宗教的最大分別,是後者靠自力(人自己的力量),而前者則靠他力(外在的力量)。基督教的中心信念是:人是有限制的,靠自力不能自救,必須藉基督耶穌回到天父身邊,領受祂大能的轉化。

有一個比喻或可闡明這個。在澳洲留學時,曾到當地雪山試試滑雪。每個雪場都設有輸送帶,把剛由高處滑下來的滑雪者運載回雪場高處。我有朋友最初屢次擬隨輸送帶前行皆失敗跌倒。何解?因為他一將手搭住輸送帶的時候,雙腳即同時猛力前行,兩種動作不能相合,就累得朋友一次又一次倒地。後來,他終於領悟出,其實只要扶著輸送帶,完全由它把身體帶往前方,雙腳完全不用費力,只要把腳下雪橇的方向加以配合即可。其實信仰之道也是一樣,只要把全人的重量放在扶柄上,扶柄就可以把自己提昇,自己不花氣力。問題是:人會否對輸送帶有信心,以致可放心讓它拖著自己的全人任往前走呢?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新年願望

在一次講道中,曾經分享關於我對一個詞彙的聯想--「蛇齋餅糉」。這是去年年底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向傳媒解釋該黨在區議會選舉中慘敗的原因。他認為是次選舉的大贏家民建聯,其豐厚的資源使它藉著向街坊提供各樣施惠,收買人心;泛民在資源上望塵莫及,無法匹敵,故選舉落敗命數尤關,非戰之罪。

梁此語一出,惹來不少迴響。其中民主黨在利東選區勝出的「利東孖寶」之一的羅健熙的說話很值得留意。他在《明報》撰寫的文章《在蛇齋餅糉以外》中,詳細解釋了他和團隊這幾年做的工夫,藉此表達不同意梁家傑所表達出的那份輸在起跑線上的無奈。羅當然也知道資源的匱乏、人脈關係的相對疏弱,的確叫泛民包括民主黨在起跑線上落後,但他沒有輕言認輸。五年來,他沒有假設他的選區利東居民只會向著數傾斜;反而,他知道自己沒資源,便在社區議題上下工夫。當別人也在社區議題著墨,他便在對議題的掌握和前瞻、對政策的了解、跟進的方法下工夫,要做得比對手好。他打從幾年前即開始嘗試在單張內容作調整,盡力把掌握的資訊消化。過程中他發現上班族有足夠能力理解文字較多的單張,只要議題夠切身,居民便會細閱單張內容,甚至回應、參與不同的社區事務。加上服務個案的緊密跟進,他和居民的關係就是這樣建立出來,今年終於他成功當選。

其實「蛇齋餅糉」與「蛇齋餅糉以外」之間,表達的不單是對一次選舉成敗的估量,更是一種人生態度。從羅健熙的努力,可以見到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即使放在面前的,是現實環境對自己不利的種種因素,但因著信念,他拒絕把這些因素放在心裡,反而把精力投放在咀嚼對手成功的秘訣、竭慮自己怎樣做得更好,並留心洞察面前形勢的轉變,以致能把握面前的機遇,發揮優勢。

記得早前在一次講道中,我分享到使徒保羅在勸勉帖撒羅尼迦信徒時,他會進入問題,了解受眾情緒行動偏差的根本原因,加以作出針對性的教導。同樣,當回看羅健熙的故事,我覺得用「進入問題」來形容他這幾來的努力,也不為過。的確,進入問題,拒絕以種種理由,為自己製造藉口,確是一種重要的人生態度。

捫心自問,在過去的牧會歷程,確有不少次,因為怕負擔不了時間的負荷,怕不諳處理問題個中所牽涉的人際技巧,而每每採取且戰且退的策略。為此,筆者在新一年的願望,乃得著從上而來的勇氣和毅力,敢於進入問題,在上帝差遣我的地方,成為祂注入恩典化解困境的渠道。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