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未分類

上帝愛世界 (God so loved the world)

一直以來,華人教會對福音理解為「罪人如何得救」的課題。因此,福音信仰就基本上是一套關於人,現世做虔誠的基督徒,將來死後則上天堂。這就是基督教的「好消息」。 以上對福音理解並不是錯,但有沒有略顯窄隘之嫌?實際上,這會否太個人化,跟現實世界沒有什麼關係?神學意義上,這樣的意涵是否足以包含福音的主要元素呢? 回看歷史 , 中世紀以來,教會一直只關心上天堂。當十八世界現代的文化思潮來臨時,教會就顯得無力招架。 於是人們開始把世界分割為兩部份:屬靈和俗世。上帝主管屬靈的事,我們主管俗世的事。基督教信仰也變成純綷是屬靈的道理。他們不明白聖經所描述的上帝創造了萬有,祂要以祂的慈愛和公義充滿全世界。因此,今天有些基督徒解釋福音時,特別強調那是關於上帝與人的關係,其實,他們間接承認了這種靈俗二分的世界觀:萬有的主帝卻不能干涉俗世的事情。如此一來,「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這句耳熟能詳的主禱文給掏空了。主耶穌在復活後對門徒的宣告:「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彷彿也失去意義。 但聖經中好消息的中心,是受造世界得蒙拯救和更新。上帝曾應許我們,在世界的終末,祂將會更新整個創造,一個新天新地將會出現,祂的榮耀將要充滿受造萬物。 上帝創造人的原意,是藉著人去管理祂所創造的世界。當人失敗,那位深愛祂自己創造的上帝差祂的獨生子,介入並開始那扭轉的工作,藉以修正人類,然後藉人類重新擔起管家的責任,修正世界,把受造萬物帶到榮耀的境地。 因此,人類的修正與創造世界的更新是有直接關係的。賴特(C.T.Wright)在《福音新探索》中,指出我們傳的好消息,不單是向對象宣告「耶穌為你的罪而死」,也應接著說「因此,你得自由了,你可以做一個真正的人,重新擔起上帝賜給你的召命,努力實現上帝原初的創造計劃。」 下次當我們唸誦約翰福音3:16節時,不妨想到God so loved the world的原意–「上帝愛祂創造的世界」。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偷走快樂的5個小偷

快樂是人共同的期望。可是我們平常遇到的人,甚至是我們自己,都經常不快樂。快樂不是金錢可以換取的,也就是說,富有的人未必都快樂。我曾讀到一次葛培里牧師獲一個富豪邀請到後者家中約見。葛培里進了富豪家那座豪宅的大門後,行了約十分鐘路程,才看到富豪坐在泳池旁的椅上細讀一本書。但想不到書名竟是《如何活得快樂》! 《偷走快樂的5個小偷》(The Five Thieves of Happiness)一書的作者,約翰佐助在書中指出,影響快樂的因素,除了是外在環境外,個人的心理質素更是一個決定的因素。作者在書中提出了我們時常受一些負面的思想習慣支配,導致到我們常常不快樂。他形象化地稱這些負面的思想習慣為「小偷」,是它們把我們的快樂偷走。本書共舉出了五位小偷,即表達了五個奪走快樂的信念。 (1) 控制Control – 解釋:要支配,掌握結果 – 捉賊秘方:放手Surrender,即不執於控制,心境平靜,接受現實 (2) 自我Conceit: – 覺得世界應圍著自己轉,害怕失去擁有,以致對別人的需要和痛苦視而不見,因而往往難於於別人建立親密關係 – 捉賊秘方:看見自己只不過是世界一部份,而樂於分享服侍Service (3) 嫉妒Coveting: – 解釋:看見別人有自己沒有心裡不悅 – 捉賊秘方:一顆感恩的心Gratitude (4) 消費主義Consumption: – 解釋:不斷向外尋找,只懂透過擁有、享受獲得快樂。 – 捉賊秘方:知足Contentment:看自己所有的(而不是沒有的),滿足你所擁有的 (5) 耽於安逸Comfort – 解釋:怕失敗,不嘗試新事物 – 捉賊秘方:踏出嘗試新事物New Experiences,讓我們從害怕錯誤的捆綁釋放出來 綜觀上述各點,儘管作者未必是基督徒,但他這些體會卻與聖經的教導有很多銜接的地方: 1) 控制與放手:聖經也教導我們,不要憂慮,把它們缷給上帝,原因是他顧念我們(參彼前5章6節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警惕!

近日有女教友在臉書披露,其教會牧師持續多年對年輕女會友作性侵犯的行為。事件被傳媒廣泛報導,對基督教會之名有損,更使我主之名蒙羞! 相信該位涉事牧師現正承受自己所作所為的嚴重代價,本文不擬再對其鞭撻。反而這樁事件,對身為傳道同工的筆者來說,有兩項驚惕。 第一個驚惕,是對罪惡情慾的試探,千萬不要輕忽。一時不慎,便會掉進網羅。 第二個驚惕,是當參與教會的領導時,對事情的處理手法要一致,切忌受個人因素影響。 就以上述事件為例,該位在臉書撰文揭發事件的女教友稱,教會現今的領導階層,都是昔日這牧師所教導出來的,並現今他們在生活和心靈上都倚賴這份牧師。所以她雖然曾經跟這些教會領袖提出此事,但後者沒有作出相應的回應。一份報章報導,教會代表「表示未曾遇過有牧師在職期間利用職權非禮未成年少女,需要思考如何處理。」卻似乎沒有嚴肅跟進。 很多時,由於不同因素,人對事件的判斷和處理手法會受影響,例如與涉事者的關係,當中牽涉的權力和利益等,以致不公義被縱容沒有處理,直至事情積累深重,一日爆破出來。 求主憐憫,叫我們能在祂所交託我們的事上,有諸般的謹慎!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Look at the World

主日午堂詩班獻頌「Look at the World」,令我十份感動 .回家重溫視頻,深感不但旋律、歌聲、影像優美,歌詞更是動人。 (請看以下視頻   Look at the world   ) Look at the world: Everything all around usLook at the world: and marvel everydayLook at the world: So many joys and wondersSo many miracles along our wayPraise to the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一個錯了位的命題

年初一晚的暴亂事件,巿民嘩然、心痛。 袁天佑牧師在時代論壇撰文「香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指出暴亂的最終禍首,「是食環署的強硬執法,要趕走及拘捕小販。當然這是他們的權力。小販是違法,但為甚麼小販要違法,豈不是因貧窮要賺點錢。假若沒發生這對小販的事,生事者便沒有借口了。無故生事,市民也會指責生事者。政府能關心多一點貧窮人,能有多一點智慧和彈性去處理,昨晚的事便不會發生。」袁牧師的結論是:「當然暴力是不對,但更深的問題是政府那種『有權用到盡』的施政,卻不面對貧富懸殊帶來社會的矛盾。」 恕我個人並不贊同袁天佑牧師的觀點。袁牧師以「用盡權力」的觀點來衡量政府在這次事件的責任,指責政府用盡權利是觸發這次事件的深層原因。我認為這只是一個錯置了的議題—-小販管理隊的執法不是促成動亂的原因,反卻是參動亂參與者的藉口。即使有人認為政府的做法不合人情,但世上哪一個政府的管治是完全無可指摘的?政府做法對某些人不合人情,民眾以磗頭追擊警方,這是否一個對合乎比例的回應?這立場的後果恐怕會是把暴力合理化,其患無窮。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基督教在社會議題上的參與

主在登山寶訓教導門徒要作鹽作光,意思是基督徒要用真理的信念和價值影響社會,以產生鹽的防腐作用。英國議員Wilberforce因為從聖經而來的「人人生而平等」的信念而成功解放黑奴,即為此作了一個很好的例子。   無奈現代社會在自由主義者的鼓吹下,宗教被認為不應在公共領域中擔任重要角色,他們認為政教應當分離,即意味基督教的象徵和語言都應在公共領域中消失。在美國,十誡的刻像、公禱的環節都分別從法庭、學校被攆走即代表此一社會文化的趨勢。羅爾斯的《正義論》認為正義的社會基本上是一個由權利所構成的框架,讓人們自由地追求他們各自的目標和價值,它不應把某種特殊的價值觀(除非被公共的理性證立),預設為更好的生活方式,不然就是對持不同價值觀的公民不尊重。這種「中立論」的風氣當然也影響至本港,所以當基督教團體對香港社會一些有深遠影響政策(如昔日的賭波合法化、今日的反性傾向歧視立法等議題)提出反對的聲音時,社會上即有人指摘這些是教會人士把他們的價值觀加諸於社會其他人身上,甚至把這些意見比喻為「政教合一」的主張。   故此,在現今高舉人權和自由的社會氛圍下,基督教會和團體在公共社會在倡議政策中的參與,應提倡公益、正義和平、但面對大是大非,應有道德勇氣,用民主方法,動員在公共政策上參與,並且在以下各方面以充份的危機意識,以免被社會人士誤以「宗教霸權」入罪。   (1)與政權的關係   避免把政治與宗教權威的界線模糊化,即教會不應圖控制政治權力,也不能過份親建制,而被政府控制吞噬。相反,要保持獨特性和與政權保持適當距離,有必要時甚至要批評政府,從而樹立謹守政教分離原則的形象。如去年立法法選舉時,某教會牧師曾為其教會內一名屬民建聯的立議會候選人作出呼籲,鼓勵會友投票予他,而性傾向歧視立法諮詢議案又被民建聯議員投反對票下未能通過,即引人有教會與政黨互打籠通的口實。   (2)對不同意見的處理   避免只有單一的看法,最少要促進與其他意見彼此的交流,因為尊重和寬容也是宗教價值。 雖然教會信徒對一些社會道德議題的立場多來自聖經,但在公共政策的研討上,聖經一般並不被接受為權威,故應多採納社會語言,以社會共識的價值(如健康、公平、社會成本、公眾的權利等)為立論的出發點,當更具說服力   (3)對巿民觀感的顧及   應敏銳於巿民大眾的觀感,避免公眾把教會視作特殊利益團體。這一點在不少教會團體對「反性傾向歧視立法」(下稱「立法」)的回應上,有其智慧的表現。當有教會人士提問一旦「立法」後,牧者在講道指同性戀為罪時,會否觸犯法律,同運人士即搬出豁免宗教人士的可能性。但有基督教機構及學者回應指出,對教會豁免並不能解決問題,因社會上反對同性戀的不限宗教人士,普羅大眾中亦有對此有保留,「立法」無形剝削了這廣大民眾的良心自由和意見表達自由。 參與議政時,基督教教會及團體也不要單單關心道德議題,予人「道德佬」的形像;也不應單考慮自己的宗教道德價值,也要考慮社會的處境和對其他公民的責任,尤其是不應動輒提倡限制別人自由的政策,而應用較溫和的方法達致同樣的目標。例如美國在討論打擊墮胎的問題上,有團體並沒有把著眼點放在加強墮胎的處分上,而是正視婦女的貧窮問題,提供協助婦女就業如嬰孩託管設施的提供上。   我們每週在念誦主禱文中,都會盼願「讓主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願主使用祂在此地的子民,把公義仁愛播送在香港這個大都會的土地上。 參考:關啟文,基督教倫理與自由世俗社會 ,香港:天道,2007,177-178及268-270頁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天堂是真的

踏入2013新的一年,也許你會發現很多事情都不一樣,包括不少公共交通收費的價目更變了,你家居或工作附近的舖頭換了等。其實有一份國際級的時事雜誌也變了身,就是新聞週刊Newsweek已在今年元旦日正式由印刷版轉為電子版,意味著你以後在報攤、在圖書館再也不能看到這份美國權威性的新聞媒體的風貌。   就在印刷版停刊前,2012年10月中旬的一期,Newsweek罕有地以一個宗教味道濃旭的題目作為標題—-Heaven is real天堂是真的。以Newsweek嚴謹客觀的風格而這個文章得以刊載並被擺上作封面標題,相信和作者是誰有很大的關係。作者是哈佛大學醫學院腦科教授Eben Alexander。他在2008年因為腦部被病菌侵襲的緣故,有7天的時間陷入昏迷。當他的同僚醫生正在準備拆取輔助他繼續生存的醫療裝置之際,他突然醒過來,後來他述說在這七天的昏迷期間他經歷靈魂漫遊天堂的經過。   在Eben的敍述中,當他升上天堂的時候,他看見一些很美麗的景象。他形容他當時的經歷十分特別:他的耳聽到天使美麗的形態,他的眼看到天使完美的歌聲。而令Eben深刻猶深的,是經歷到一位天使對他說的三句話:「你是被愛的」、「你不用怕」、「你是沒有過犯的」。這幾句話與福音的核心真理是脗合的:「神愛世人」;「上帝是一位賜平安的神」;「基督降到世上透過十字架的代贖,赥免我們的罪,洗去我們一切的過犯」。   對我來說,Eben的經歷是富有激勵性的。激勵之處不在于它使我更相信天堂的真實;我們對上帝和祂應許的認信,是來自聖靈給各人獨自的信心,根本不一定需要有Eben同樣的經歷,或他的經歷所帶來的佐證。令我深刻的倒是Eben生命的改變。他說他一向是名符其實的掛名基督徒,只間中到教堂出席聚會,心裡相信的只有自己。但在他這次親身遇見神後,他不但在頭腦上確信神的真實,而且他的生命有180度改變,他的生命向神全然委身。Eben的委身體現在他不讓這個與神相遇的經歷私有化,而是前後花了四年時間,運用他對腦部精深的科學專業知識,竭思窮慮地以醫學字眼和學術角度撰寫出他的見證著作《Proof of Heaven》,來向有科學背景的讀者力證他對神信心的原由。雖然沒人知道有多少人因著Eben的經歷而歸向神,但能夠破格地被選上進佔Newsweek的封面版頭,我相信神已悅納了Eben的努力,使用它使全世界更多人,特別是一些以科學自重的人士,有機會從中得見神的真實。Eben這份運用生命中獨特的位份去事奉主的精神,不斷驅策著我,叫我反思,神在我生命置放的經歷和恩典,如何都可以為祂所用,祝福他人呢?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聖靈的指引

昨日聽柱哥在年初一的講道,深覺精彩,尤其是論到聖靈每使用祂話語指引我們信徒,他用了一個令人很深刻的譬喻:一個執藥的人怎樣從白子櫃上的不同抽屐取出不同藥材,配成藥方,聖靈也怎樣使用祂的話語,在我們腦海中配成指引我們如何做決定的良方。   聖靈常使用祂的話成為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我深有同感。一個歷史例子。大約五百年前,歐洲出現大疫症,有人問改教領袖馬丁路德贊不贊成人離開疫區逃命。路德對幾類人分別有不同的答案。對於教會的領袖、神職人員等被上帝呼召去服事教友的、他根據「好牧人為羊捨命」(約十11),認為他們應有責任按著他們所領受的託付留下來照顧巿民。同樣原因,對於醫護人員、警察等公職人員,路德也認為他們職位的身份叫他們有責任留下。但對於那些沒領受上帝呼召的巿民,路德引保羅的教導「人總是保養愛惜自己的身子」(弗五29),指出人致力保存性命是常理,並且援引聖經人物趨吉避兇的例子,作為他贊同他們可按信心選擇離開疫埠的支持。也許時移世易,社會對上述問題可能有不同看法,但路德這裡讓聖靈藉聖經原則教導他處理生活上抉擇的過程,仍是一個上佳的典範。   至於我自己,亦不時被聖靈用祂話語光照,教我曉得分辨當行之路,讓我分享最近的一個經歷。星期一是我和太太的每周例假的日子(太太也是傳道人),所以我家的外傭也是在這一天放假。以往,我和太太都有一個習慣,就是我們在晚飯後會把用過的碗筷留下在廚房的瓷盤一直浸著,直至傭人姐姐在晚上回來時把它們清理。最初我也覺得要她在休息日勞煩她,有點不太好的,不過,日子久了,傭人姐姐也沒有甚麼異議,況且我有幾次提出不如讓我處理,她也說不用,就這樣我也就漸漸覺得沒問題了。日前,卻在基督教報章讀到一篇報導,追述一個有關十誡的講座底概況。文章提到講員指出,實踐安息日精神,聖經要求讓兒女、男女僕、牛驢牲畜和城門裡寄居的可以休息舒暢。講員續指在香港受勞役的是外傭、信徒應該放下欺壓、不公義、剝削,讓最難得安舒的弱勢群體可以得嘗圓滿狀況。我問自己,上述我留下碗碟給女傭清理這行徑,有否挾著僱主的優勢,剝削了外傭姐姐的休息時間之嫌,以致違背了第四誡當守安息日的精神呢?念及此,我決定竭力洗心革面,以後不要故意把家務留下,留給她在休息日完畢後替我們完成。   柱哥在比喻後跟著說,有弟兄姊妹在現實生活上祈求神指引如何作抉擇時,每求問不果,問題出於哪裡?問題不在於神;神是樂意引導兒女的。問題倒是我們可有神的話語在心中,讓聖靈可以使用作指引呢?柱哥的用意是,我們要多讀經,並反覆咀嚼,信焉。並且我還要加一句,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否則我們對聖靈的提醒指引會愈來愈麻木,愈來愈不敏銳祂的慈聲,就好像一個病人明知有病,也不去大夫處執藥,結果無論多好的大夫和執藥,也對我們無益。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小心添加

昨天(2月3日)的講壇上,筆者講論異端的肆虐時,提到猶大勉勵上帝的子民要「竭力維護從前一次便全給了聖徒的信仰」(新譯本)。這裡猶太特別強調我們的福音是「一次便全給了聖徒」,以提醒信徒使徒的福音已經完備,沒有補充添加的空間。這是回應人因為沒有安全感,在宗教事上常會有「信多好過信少、做多好過做少」的心態。   有被譽為上世紀最偉大的神學家巴特(Karl Barth),有次曾被問及,天主教和基督教有什麼分別。巴特在說出兩者均信同一位上帝之餘,他說最大的分別在于一個小字:「加上」(and)。其大意為:基督教相信人神間只有耶穌基督一個中保,天主教說是基督加上聖母;基督教相信人得救唯獨需要相信,天主教說救恩需要信心加上行為;基督教只以聖經作為信仰的依據,天主教卻認為啟示的來源包括聖經加上傳統……   筆者頗認同巴特的看法,的確在許多事上,天主教教廷信多了。例如:天主教的聖經比基督教的多了一些次經;天主教對聖禮的定義較闊,在主設立的兩個聖禮外又加了五個;甚至在聖餐聖禮上,天主教把這個以信心記念基督以自己身體成就救恩的禮節,加上了一個意義,就是每次在彌撒裡,耶穌是鮮活地再一次在祭壇上獻上自己,儘管其實希伯來書已再三強調「耶穌基督,只一次獻上他的身體…」(來10:10;另外參9:28, 10:12, 10:14)。   大家不要以為這篇文章是衝著天主教而來,我基本上對天主教信仰是十分尊重的,因為我相信現今的天主教徒(相對於中世紀時的天主教王國)絕大部份是尋求主耶穌的人,主滿有憐憫,凡來到祂面前的人,儘管其屬靈觀念未必都是正確無誤的(有誰敢說自己的屬靈觀一百分?),卻無礙主對認信祂的人的接納。不過我卻也認為添加可能是最危險的損害信仰的動作;危險在於它最最不起眼、最不易引來反響;它沒有否定或質疑你所相信的,甚至表達與你相同的立場,只不過是舉出另一位或一些類似的事物人物也有你所推崇的成份,況且從人的角度這些添加的人事物每每都是合理的。(如「信耶穌卻自己不努力,神也幫你不著啊!」)。然而,合人的標準不保證是合符神的啟示。人切不可在神啟示的真理上刪增,來符合人的理性和喜愛。因此,我寄望神的子女(包括天主教徒和基督徒)在福音的重要觀念上有上主的帶領,作出深刻反省,更符合聖經真理。   上次講道的主旨就是文首所引猶大的教導,要竭力守護真理。要守護真理,必須首先自己懂得分辨真理。在今天這個講多元化、講包容的時代,基督徒要知道界線在哪裡,「守辯」應採取什麼態度手法確不是一件易事,需要不斷學習。但筆者覺得最基本是我們對真理要保持有一份敏銳、一份儆醒的心,懂得求主教我們怎樣回應新事物新見解新學說。我深信那位比我們更關切祂福音的純正的「道」,必然樂於引導祂子民作祂使用的使者抵擋異端、傳揚真道、叫多人得聞真道。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新舊堂委交流會2013

可以說,今年的新舊堂委交流會是頗為不一樣的一次。   每年在新堂委互選新崗位前,都會舉行這個分享交流會。各現任堂委可以分享他們對新一年堂會事奉的期望;剛離任的堂委會分享他們在過去擔任堂委的苦與樂,也會把他們的經驗化成臨別的贈言。   聽說曾幾何時,這個每年的聚會其功能意義傾向濃厚,各堂委出席此聚會的意圖明顯不過,乃在於率先表態,趕及在全年第一次堂委會互選崗位前,表達在新的一年心宜欲擔綱的部長或職位。不過,近年這個風氣日漸淡薄,交流會「宣示」的味道減了,分享交流的成份增多。   今年這個情況更見明顯,是因為在今次聚會中出現了一段小插曲。一位與會者勇敢坦誠地分享到她發覺自己過去一段日子對某些人很有距離,更難講得上愛他們。在向神悔過中,她體會到愛的優先性。在一起誦唱《我們愛,使世界不一樣》之下,相信在場各人都領受姊妹傳遞的信息:我們在堂會中事奉的人,最重要的倒不是恩賜能力,而是對神對教會對肢體流露出多少愛。最後,在各人彼此擁抱、互相握手的溫馨場面下結束這段插曲。   正如一位與會者所言,在整個分享環節中最經常聽到的字眼,是「開放」和「配搭」。在我的演繹,「開放」是放手給神,開放予祂的帶領;而「配搭」則是理解到,在哪崗位事奉,我的意願不是唯一或最優先的考慮,更重要的是我在團隊中當哪位置對整個團隊事奉最有利。這顯出各堂委了解到自己被會眾選出來,不是來當某部的部長,而都是被選為信徒的領袖、教會的管家,受託管理神家家務的工人。這都不失為一個成熟事奉團隊的指標。   主任牧師在總結也提到一個現象:就是隨著在堂會事奉的經驗增多,各堂委在幾年堂會的服事,眼界被拓展,目光已不單單在所負責部門,而在教會整體,思想部門的事工如何配合教會的計劃,這都見證著主在我們中間的工作。   說到這裡,我想起一個真實故事。一個老闆決定把辦公間全新裝修。他叫人把辦公室裝修所需的木板材料向供應商預訂好。他還很特別地,吩咐工人在把運來的貨箱打開時,切非粗暴地破箱而開,總要按鏍絲位把它們小心拆開。當時工人都感到奇怪,但沒有追問。直至裝修材料送到公司,貨箱都小心地拆開後,他們才明白。原來老闆計算精密,那些作箱的木板,訂造時早已有準確尺寸,開箱後也被用作為裝修的木材。這位精明的老闆就是當年美國著名富商洛克菲勒。盛載材料的工具在這位精明的商人手中,也是他要用的材料。同樣,堂委會作為主用作盛載祂百姓的帶領者,也是祂用作建造基督身體的材料,所以祂也會像洛克菲勒一樣,特別顧惜堂委會的每一位成員,保守他們的成長,開拓他們的視野,堅立他們的生命。   最後牧師更分享到堂會的一些理想,包括正如彼得遜(Eugene Peterson)所言:每間教會都應該有「有餘剩」(a surplus of)的領袖,方便彼此補位、輪流帶領;以及盼能做到跨代結連,年資多的一代把經驗眼界傳承予活力創意的一代。願主在未來一年引領堂會,向這些理想進發,使灣仔堂更臻成熟,蒙祂悅納。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