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活

新年願望

在一次講道中,曾經分享關於我對一個詞彙的聯想--「蛇齋餅糉」。這是去年年底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向傳媒解釋該黨在區議會選舉中慘敗的原因。他認為是次選舉的大贏家民建聯,其豐厚的資源使它藉著向街坊提供各樣施惠,收買人心;泛民在資源上望塵莫及,無法匹敵,故選舉落敗命數尤關,非戰之罪。 梁此語一出,惹來不少迴響。其中民主黨在利東選區勝出的「利東孖寶」之一的羅健熙的說話很值得留意。他在《明報》撰寫的文章《在蛇齋餅糉以外》中,詳細解釋了他和團隊這幾年做的工夫,藉此表達不同意梁家傑所表達出的那份輸在起跑線上的無奈。羅當然也知道資源的匱乏、人脈關係的相對疏弱,的確叫泛民包括民主黨在起跑線上落後,但他沒有輕言認輸。五年來,他沒有假設他的選區利東居民只會向著數傾斜;反而,他知道自己沒資源,便在社區議題上下工夫。當別人也在社區議題著墨,他便在對議題的掌握和前瞻、對政策的了解、跟進的方法下工夫,要做得比對手好。他打從幾年前即開始嘗試在單張內容作調整,盡力把掌握的資訊消化。過程中他發現上班族有足夠能力理解文字較多的單張,只要議題夠切身,居民便會細閱單張內容,甚至回應、參與不同的社區事務。加上服務個案的緊密跟進,他和居民的關係就是這樣建立出來,今年終於他成功當選。 其實「蛇齋餅糉」與「蛇齋餅糉以外」之間,表達的不單是對一次選舉成敗的估量,更是一種人生態度。從羅健熙的努力,可以見到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即使放在面前的,是現實環境對自己不利的種種因素,但因著信念,他拒絕把這些因素放在心裡,反而把精力投放在咀嚼對手成功的秘訣、竭慮自己怎樣做得更好,並留心洞察面前形勢的轉變,以致能把握面前的機遇,發揮優勢。 記得早前在一次講道中,我分享到使徒保羅在勸勉帖撒羅尼迦信徒時,他會進入問題,了解受眾情緒行動偏差的根本原因,加以作出針對性的教導。同樣,當回看羅健熙的故事,我覺得用「進入問題」來形容他這幾來的努力,也不為過。的確,進入問題,拒絕以種種理由,為自己製造藉口,確是一種重要的人生態度。 捫心自問,在過去的牧會歷程,確有不少次,因為怕負擔不了時間的負荷,怕不諳處理問題個中所牽涉的人際技巧,而每每採取且戰且退的策略。為此,筆者在新一年的願望,乃得著從上而來的勇氣和毅力,敢於進入問題,在上帝差遣我的地方,成為祂注入恩典化解困境的渠道。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誠信與計算

  傍晚新聞時間看見唐司長在電視機面前的自我招認:從前在感情上曾有缺失,但已是過去式,也獲得太太的原諒云云。 鏡頭一轉,大狀余若薇指出政治領袖最重要的是誠信。詹培忠也申言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大善矣,各位何必計較? 驟眼看來,唐的坦白宣言彷彿贏得某程度上的成功。 然而,我還記得幾天前直到如今,唐司長辭去政務司長職位,一直都說是為了有「較多時間思想自己能否承擔特首這個挑戰」(大意)。何必呢?有誰相信唐的請辭僅是讓自己有空間去考慮參選的事呢?為什麼不直說呢? 如果這例子只是一件修辭的小事,那還有,當記者指控特區政府限制採訪、刻意打壓示威自由的時候,唐英年以「完全垃圾」來回應,還表示李克強「每場活動都有安排傳媒採訪」。 讓我以一個寬鬆的角度來為他解說,唐以垃圾論來否認打壓,是對特區政府的一種強烈維護,為了強調而採用的誇張字眼,(像耶利米說他的眼淚多得把牀浮起),姑且不算假話。但後面的那句,說李副總每場都有安排採訪,卻不得不叫人對他有保留。有人算過,李克強出席的二十場活動,開放給記者採訪的不足一半,大多是政府單向的「官媒」。相信唐不會沒搞清事實吧,若然是這,那不是睜著眼睛說謊是什麼? 這次唐英年自揭緋聞,我覺得是一個很有策略性的行動,一來可以省去日後擔憂被傳媒揭發,二來可以給人坦白認錯的形象。所以,對我而言,這次令我對唐英年改觀的,不是他的誠信,而是他精準的計算。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屬靈的張力

  日前遇到一位多年好友,傾談中他說到打算來年送十九歲的兒子到外國留學。「兒子打算選什麼科?」「他還拿不定主意,不過其實他自小嚮往當飛機師……」聽罷我主動介紹一位現職機師的弟兄給這朋友認識,好讓他和兒子可以向行向人請教請教。   「終於有沒有找到我那弟兄?」再次見到朋友時我跟進一下。「有呀,多謝你,你的機師朋友講了很多當機師的真實處境,令我們獲益良多。」可有例子?   「駕駛艙是一個毫不簡單的地方。」我那喜歡說話的朋友把他從機師弟兄所聽到的向我娓娓道來。   「在整個飛行旅程,正機師、第一副機師和第二副機師三人都坐在駕駛艙裡,不過氣氛很古怪。   「原來三人中真正負責控制的是正機師,第一和第二副機師的任務只有一個,就是在正機師的背後『觀看』他所作的每個行動。當對正機師所做的決定有保留時,他們有負任提出質詢。所以三人的關係十分微妙。職系上,正機師是副機師的上司,但身為下屬的副機師,職責是要『監視』上司。」   驟耳聽來,被『監視』的正機長承受不少壓力。但原來兩位副機長所承受的壓力一點也不輕。   「副機師的質詢未必都被提納,但必須是有理據支持的,否則隨時備受責難。   「質詢也必須果斷,因為只在幾秒之間,飛機可以去得百千里了。   「航空公司要求他們在質詢時要直接、有信心。『如果這樣會不會好一些呢?』之類的話不會出現在駕駛艙。」   準確、果斷、直接,這三個工作的必備條件,除了要求副機師必須有充足的裝備,更要在值班的每一分鐘都保持高度專注,俾可以有好的回應和判斷力。   「因此,三人寧可在下班後彼此杯底言歡。在駕駛艙內,他們卻很少傾談,因為他們的角色為彼此的關係築起一道張力。」然而,這是必須的。因為他們崗位上要做的決定太重要了。機師們職責上的張力,保障了機上乘客的生命安全。   我想,如果真有機師團隊能夠如上述工作時謹守,下班時暢聚的話,那幅圖畫實在是太美了。因為工作間關係的張力能夠互相保守不致犯錯,而工作間的張力又不會成為日常關係的攔阻。   後來,當我想起那朋友的話,在我腦海中,不其然都升起另一個屬靈的圖像。我覺得平時弟兄姊妹彼此相交,能夠做到互相幫助的當不少,但當一方肢體偶然軟弱跌倒,作為弟兄姊妹的能夠本著基督的愛心,有勇氣彼此提醒,那份肢體愛是何等的大、何等的真!但願上帝在我們中間,興起在屬靈上能彼此看望的弟兄姊妹,卻又無損於彼此結連的關係,那將是一幅何等的善、何等的美的圖畫!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我對慈善法的粗淺認識

尤記得近來首次接觸「慈善法」的概念,是透過大氣電波聽到陳智思議員的講論。他提及現今本港的慈善團體,由於沒有規管,向巿民籌款後究竟如何使用這筆金錢,實在無人知曉,產生了一個漏洞,縱容了一些賑濟為名、騙財為實的「慈善團體」。聽後筆者覺得成立慈善法對慈善團體似真的頗有需要。 然而,後來當我再接觸這個課題,發覺成立慈善法對我們基督教會尤有關係,因為基本上每間教會都是註冊的慈善團體。聽說慈善法一旦設立,對教會似有負面影響。昨天中華基督教會區會正就問題舉辦的有關講座,正為筆者的迷思提供出路。會後,筆者亦覺得眾聖徒亦宜在事上多了解,並對政府的諮詢加以回應。故筆者大膽嘗試在這裡分享我從幾位講員得來的對慈善法概念的認識和它一些有待商榷的地方。 現況 香港現時並無一套慈善法。關於慈善團體的分類,現時本港只是沿用英國19世紀的判例來執行,法律改革委員會認為這些判例已過時,故提出(1)為慈善等概念制定定義,並為慈善團體重新分類;(2)制定法例監管;(3)註冊及備存記錄冊。 條例的精神有值得肯定的向度 講員大多對條例的概念有肯定的部份。例如著手對「慈善」等概念嘗試作出清晰的定義,可以讓有關課題牽及討論時有更清晰的理解。此外,誠如另一講者指出我們明白誠信(Integrity)是看不見的,必須從(1)守約(Compliance)、(2)透明(Transparency)、和管理(Management)三者的具體運作呈現出來。所以建議中有關法例的精神指向公開、公平、公正,是值得我們去肯定的。 具體執行並不容易 然而,一條法例是否值得建立並推行,除了立法的宗旨外,此法能否落實執行,在執行時會否掀起一些複雜的問題,甚至執法時會否對教會這類團體有不適用之處,都是值得我們三思的。講座中講員提出了不少執行上困難、甚至有危險的地方,以下是一個例子。 現時,本港是根據上文所提及的把慈善宗旨分為4類:(1)扶貧、(2)教育、(3)宗教及(4)不屬以上三類而對公眾有益的宗旨。現時的規管形式亦較為寬鬆,團體只要在公司註冊處或警務處登記註冊,或以簡單的信託形式成立,並向稅務局申請慈善組織稅務豁免便可。要到某一段時間後,稅務局才會複檢,要求呈交年報及/或核數報告。法改會建議把慈善團體重新分成13類別。(但促進人權的組織團體不在其列。) 法改會把團體重新歸類的建議,並非只關乎行政管理上的方便,而是一種加強對團體進行管理的措施。當局會定期從機構的報告,察看機構所辦的活動是否與其宗旨有關。 但如此一來,團體的活動便會受到限制。當一多元化的機構被歸類為某一類别,其籌備宗旨便有可能被約化,只剩下那些符合它所附屬於類別的部份。正如講員的提出的一個過往例子,當局曾就一個機構的年報,指出該機構「過多參與」從事宗旨以外的活動而遭警告。 這方面對教會的危機是,教會不單是一個內部的「宗教團體」,她同時要把她的真理見證於世界,是以她同時有「社會服務」或「慈惠宗旨」等其他的社會功能。單單讓教會歸附在單一類別,無疑不恰當。 魔鬼可以在細節裡 另一個被講員提出的危險地方,是法例中的細節,如沒有清晰而詳細的規限,都可能會被濫用。例如諮詢文件有建議,若團體行為不當或管理不善,集行政、立法、訟裁、執法於一身的慈善法執行委員會可以採取以下或更多的介入:(1)委任董事會成員,(2)暫停董事會成員的身份,(3)接手保管團體資產等措施介入團體的運作。若個人或團體被針對,他被指控為「行為不當」或「管理不善」往往並非難事,於是這法例便有被利用而成打壓異見團體工具的危機。 回應有關需要宜從簡 為了避免架床疊屋,立法的架構和內容都宜從簡,以免扼殺本港人一貫擁有的活力和創意。立法涵蓋的範圍及內容應該是必須的、合理的和合比例的。有講員便建議其實公開透明度,可以成立一特定網站供公眾人士瀏覽,問題便可解決。至於假濟貧、實騙財的不良組織,亦可以採取接獲投訴始偵查的方法。這麼一來,非法或其他涉及儉財的團體一樣可以被揭發,但比起要把本港現時六千多個慈善機構統管起來簡單有效率得多。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脊椎移位

早一陣子,肩膀出現痛楚,本以為是肌肉勞損。搽了逾一週藥膏無效後,知道要認真看待此事。分別到過一專醫脊骨的中醫,以及一物理治療師,得出一樣的結論──脊椎移位。 知道脊椎移位不算是一件小事,我想知多一點成因。「醫師,此症狀是不是因為…」我正要問那中醫師,是否因為我平時做腰部運動時姿勢不正確,那知,我還未完成我的問題,醫師已油然答道:「你能舉出來的,全都是問題原因。」他的意思是脊椎移位不是一下子的事,也通常不是單一原因,而是累積了千百次一些細微影響的後果。幾十年來,坐姿睡姿站姿運動姿勢不正確,日子有功,我脊椎第二、三節便開始傾側,造成較大的創傷。中醫師寡言,剛才那句話是他在整個療程中罕有的談話之一,但其言正中問題所在:小錯誤累積釀成大傷害。 另一邊廂,我和物理治療師在整整一個半小時的治療裡,可謂絕無冷場,因為黃師傅是我當年留學共住一室的好友。他的手在哪裡動工,他便會解釋哪部份的結構,和通常出現問題的成因,使我感到猶如上了一科人體生理課。 當他按我的肩胛骨並問我是否有痛楚時,我分享到我在病發之初,一次的游泳加劇了我在肩胛部份的痛楚。他解釋到肩胛骨主要在人體有兩個機能:作為手部肌肉的基地,和固定頸部肌肉,是以肩胛骨的神經腺其實非常繁忙。尤其當我們以蛙式游泳時,一面吃力地撥水(手部肌肉),一面使勁地郁動頸部來呼吸(頸部肌肉),除非我們是慣常的泳客,身體因為平時已多練習,以致神經腺已習慣地分配調動適量的肌肉同時作這兩項動作,否則肩胛部骨的肌肉會相當辛勞,甚至會因而導致脊骨的扯傷。黃師傳詳細的論述令我矛茅塞頓開:我不正正是那個平時很少游泳,一下水便立即盡全力謀求最高運動量的人嗎?我只求快、急,而忽略時間因素(長期,而每次要由慢到快)的運動方法,想正是這次出事的主兇之一。 同一個病症,兩個不同、但並不牴觸的解釋,隨著移位部位的痛楚提醒著我一些個人基本的道理,亟需改變的生活習慣和心態。我相信「萬事都互相效力」,上帝藉身體的故障指引著我。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拖延

  本月初美國曾出現一危機,就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在提高國債上限的問題久久未能達致妥協,威脅到美國有機會因政府得不到所需資金而出現違約、以及政府開支包括福利金等斷源等不能想像的情況。正如大多數人所料,事件在限期前,兩黨在參眾兩院達成協議告終順利提高國債上限,避過一場危機。   令筆者關注的是,違約的危機總算是渡過了,但問題的核心恐怕還未解決。國債上限的提升只不過是數字上的調整,那是很容易做到的事。訂立減赤目標,也只是樹立一些數據,是必然可達到的。真正的難處是如何把滅赤的目標做到。這往往需要大幅削減政府的公共承擔,包括福利開支。關水喉自是不得人心的行為,嚴重者可能會引致社會的不穩定,至輕者也會影響當權者的受支持程度,波及自己的選票。   政客都是討好選民的。因此,當權者最經常的造法就是把問題拖延,押後到由下一任政府收拾攤子。每一屆政府都是這樣,如此這樣,大家不難想像,政府當日滅赤的目標膛乎其後,赤字愈滾愈大,直到經濟災難來到的日子。早幾年金融海嘯時,曾有人問,整個世界都賠上重大損失,哪個是贏家?筆者相信沒有什麼大贏家(美國財務機構是贏家,但他們沒有把世界財富都吞進去的能耐),金融海嘯只不過是償還人類(主要是美國人)過去預支的財富罷了。同樣道理,大家可預見我們現今所留下的赤子雪球,他日會以怎樣的形式要我們償還呢?   病向淺中醫。拖延療病只會讓病情害化。除了禱告,世界經濟我們實沒有什麼影響的力量;但從微觀角度,這個道理卻能提醒我們,不要拖延。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馬虎,了事?

  早兩天馬頭圍塌樓意外的死因研訊終於有結果,法官裁定三名死者均死於意外。   法官指沒證據去證明業主、承建商等任何一方對悲劇的發生有直接責任,足以被刑事起訴,但卻不諱言直指屋宇署負責巡查大廈有否危險的工程師做事馬虎!   本港的舊式大廈多不勝數,政府的巿區重建計劃遠遠不能趕及把所有舊樓更換一新,是以政府委任了屋宇署作為全港唯一把關的部門,替有即時或存在危險的樓宇發出清拆令或修葺令。   是以屋宇署這巡查程序表面上毫不起眼,但實際上卻相當重要。馬虎的檢查會導致塌樓和命喪,就像這次馬頭圍舊樓意外。儘管到最後,因敷衍塞責而遭入罪的並不多見,但因自己失職導致人命傷亡,當事人內心可容易過呢?   如果從屬靈屬面看這個教訓,對我們每一位主內肢體都是一個暮鼓晨鐘。代為未信者得以進天國的唯一「代理人」,我們教會/信徒又有沒有把本份做好,抑或難逃在作見證上馬虎塞責之非難呢?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從外傭居港權而發的感想

  外籍傭工在本地工作七年了後,是否可申請居港權這即將開審的司法覆核,近日成為港人關心的問題。現今在港被聘用的外傭數目達數十萬人,港人憂慮若他們在案件勝訴,將可能會有大批外傭連同他們成功申請來港的家屬成為本港永久性居民的行列,在福利範疇分一杯羮,在就業巿場同爭飯碗。不單如此,對不少港人更即時的影響,乃其家中的外傭女傭隨時會轉工,不再受聘於她們那不受最低工資保障的合約。   因此,不少港人都寄望甚至催促港府尋求人大釋法,特別是當政府、個別政黨公佈了一些被不少學者指為誇大了的數字後。   尋求人大釋法是普遍港人心目中的靈丹妙藥,因為大家對國內的司法制度別具「信心」--有信心她一定會作出對政治有利的訟裁。司法為政治服務,在國內從來是司空見慣的事。   然而細心一想,在非有關國防外交的事尋求中央釋法,雖然可為前面問題提供一簡便的方案,後果卻是深遠的,因為它將會成為北大人干預特區獨立法治的又一個案例。誠如退休大法官李國能所指出,司法獨立,是「香港社會的基石」。香港在鄰近區域急起直追下,在國際間仍有今日地位,法治精神居功不少。如今,為此居港權問題再一次將自身的獨立法治踐踏,是否值得呢?   筆者認為,香港人有這個取態,可能與我們的「香港人性」有很大關係。香港身處中西狹縫間,長期扮演中西之間的橋樑,亦往往從中得著兩者之間的優點(西方文明制度、背靠祖國脈緣),造就長期以來港人得以靈活擺動,攀走往最大利益的位置。是以港人少講原則,只求最大好處。是以港人坐享資本主義的自由少受政府干預,卻又要求政府扮演社會主義的角色,凡事規管。是以我們既想有獨立法治,但在有問題時,又要有政治駕馭法治之便。   記得當年新加港總理吳作棟訪港時,曾極言羨慕港人的聰明醒目。惟我們要自問一句,我們有否「聰明反被聰明誤?」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