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傳福音

野心勃勃的敵人

弟兄早兩天傳來一個訊息,那是一幅海報圖像,是香港穆林斯聯會舉辦籌款活動,來籌建上水清真寺。 伊斯蘭野心勃勃,既在香港各大專院校推動發展,又在北部較近鄉郊地方設立殿宇。 伊斯蘭的勢頭,似乎是繼近年全能神教會後,在我們面前另一場激烈的屬靈爭戰。 當身邊宗教異端興起來要肆虐時,其實也提醒我們一班基督子民不可懈怠,要努力為主作見證! 「你們要愛惜光陰,因為現今的世代邪惡。」(弗五16)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上教會有什麼用處?

近年新春,相信不難發現傳媒報章對簽文,尤其是車公簽文,報導愈來愈大篇幅、愈來愈仔細。這個現象反映出香港人愈來愈缺乏安全感。打從本世紀開始以來,由於全球一體化的因素,香港這個外向的經濟體愈來愈受世界不同地方發生的危機困局所牽連。這彷彿導致愈來愈多香港人心不平安,知道努力之外,更要靠外來的力量才可以保住命運、逢凶化吉。 筆者對這些人的評價是:捉錯用神。第一、求簽之人這回真正應驗本年車公簽文一句:「人鬼兩不分」,他們不斷追求命理運程,卻找錯了對象,他們不知其實真正平安的根源來自三一至高真神。 第二、是他們尋找信仰的態度出了偏差。不錯,人尋找信仰的起始點,往往是為了解決問題。所以,尋找平安、心靈的慰藉等都不啻是很多人接觸信仰的切入點。甚至,不少信徒最初認識福音也不出這個原因。但如果停留在這地步,信仰不是人生的目標(ends),而只成為人追求目標的手段(means),那便和信仰的原意大大違背。就好像如果有人問你:「結婚有什麼用」?我相信你準會覺得這問題本身有問題:二人結婚是因為你倆彼此相親相愛;而不應是因為要有人為你洗燙煮飯的啊!婚姻本身從來不應成為功能提供站,因為結婚本身便是目的。 因此,上述所說的平安、祝福,都是人上教會認識神之後所得的寶貴禮物,不應是我們尋找神的最終原因。當人在屬靈路程中,很自然便會慢慢從人生的舞台退下,自己甘願屈居配角,主角的寶座交給主。至此,自己的得失勝敗不其然看輕了。尋找信仰的原委,正如潘霍華說,應該是祂(Who),而不是它(What )。 下次當有人問你,上教會有什麼用處,你知道怎樣回應吧。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你信你的

我們向親友傳福音時,常會遇到對方的一種反應,是「你信你的,我信我的」。作出這種反應,不能說是不客氣,對方沒有貶抑你所信的,也沒有把他自己所信的放在你信仰之上。他只是以一種道不同不相為謀的態度回應你的好意,互不侵犯,彼此尊重。 持這種觀點的最大問題,是在于他們的世界觀。在某些事物上,不同人的確可以有不同的看法和立場。譬若一些人喜歡「梁」作我們的特首,另一些人喜歡喜歡「唐」勝出。同樣,對政黨的偏好人人皆可以不同;有人是泛民的朋友,有人是親中陣營派的擁躉。 但信仰所涉及的卻是世界觀,世界觀只可能有一個,因為世界觀是我們對誰乃世界掌權人(或沒有掌權者)的理解。你不能同時說:這世界是由基督掌權的,也是由觀音掌權的,正如我們不能指著一個男人是親生爸爸,又介紹另一個男人指他是親生爸爸。世界觀也是不可以分割的:你不能說基督徒的世界由基督掌管,信觀音的人他們的世界由觀音掌管,無神論者的世界沒有神掌管,因為世界的掌管者不會因世界住客心中的想法而改變,正如一個國家的現任總統在屆滿前不會因為人民心中所想的而突然變了另一個人。 不過對於持這種態度的人,要讓他們明白他們的世界觀出現問題殊不容易。因為他們這句「你信你的」背後的潛台詞是:「請別再向我推銷你的宗教,請你轉一轉話題,談別些東西!」若我們鍥而不捨,苦苦相勸,招來的可能是對方從此要向你疏遠。 我們可以做的,恐怕只有兩件事。一是等候:去到主的跟前,求祂讓我們、也讓對方明白他們自己的真正需要,又讓我們把握時機,使福音進入他們的心靈。在機會臨到之前,我們可以作的,是做好自身的見證,別讓人看到我們生命也是講一套、做一套,使他們覺得我們對所信的態度也是如此的不一致。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自力與他力

幾個月前,筆者母親弄傷肩膊,筆者便陪她去看物理治療‧當母親進治療室看症之際,有位正等候結賬的婆婆主動跟我談話:你媽什麼問題啊?言談間我乘機講到我是返教會的,問婆婆:你返過教會嗎?婆婆回答說她是一名佛教徒。我連忙拿出我對佛教的半桶水認識表達一番。我說到很欣賞佛教的智慧,更進一步說:信耶穌與信佛教是有共通的。真的?佛教叫人不要貪,不要執著,佛教教人行善,不要行惡。表達了一輪欣賞的話後,我對婆婆說:然而,耶穌的教導比佛教還多了一樣東西,是什麼?「是愛,是關心,就像我們關心家人一樣」。我見婆婆輕輕點頭。婆婆有反應我意料中事,她會著意於我陪媽媽看病,自然對親情十分重視,我想我的話也有點把她打動,不是我有什麼本領,而是基督的愛確實吸引。我沒有問她聯絡資料。不是每次談道都會產生跟進機會的,能讓她反省一下自己所信的能否滿足心底渴求,已經足夠了。 基督教與佛教有銜接點。如果概略地說,基督教跟其他中國主要宗教都有銜接點。基督教與道教,一個道成肉身,一個肉身成道,都是探求永恆與有限生命的轉化。儒家和基督教一樣,都是談如何做人的道理,兩家都極力主張去除人慾,只不過方式不同。儒家提出以良知禮教,而基督教則講只有聖靈能真正使人離罪。大抵基督教與這些宗教的最大分別,是後者靠自力(人自己的力量),而前者則靠他力(外在的力量)。基督教的中心信念是:人是有限制的,靠自力不能自救,必須藉基督耶穌回到天父身邊,領受祂大能的轉化。 有一個比喻或可闡明這個。在澳洲留學時,曾到當地雪山試試滑雪。每個雪場都設有輸送帶,把剛由高處滑下來的滑雪者運載回雪場高處。我有朋友最初屢次擬隨輸送帶前行皆失敗跌倒。何解?因為他一將手搭住輸送帶的時候,雙腳即同時猛力前行,兩種動作不能相合,就累得朋友一次又一次倒地。後來,他終於領悟出,其實只要扶著輸送帶,完全由它把身體帶往前方,雙腳完全不用費力,只要把腳下雪橇的方向加以配合即可。其實信仰之道也是一樣,只要把全人的重量放在扶柄上,扶柄就可以把自己提昇,自己不花氣力。問題是:人會否對輸送帶有信心,以致可放心讓它拖著自己的全人任往前走呢?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遠見

我在《除苦秘方》文章中講到愛如何克服改變自己過程中的艱辛,使辛苦變成不辛苦。但未信朋友會問:何必呢?若我不嘗試改變,根本便不會痛苦,何必攞苦來辛?一般人對信仰沒興趣,原因是看不到有改變自己的需要。 記得小時讀到一篇關於快樂的文章,其中有一點是令我印像尤深的.大意是講到作者兒時已養成一習慣,就是學校課堂發了家課,當日他便會立即做,這不是因為他勤力,相反是出於他想快樂些。他知道若不在課堂內容記憶猶新時把功課做完,等到課堂記憶漸淡時,功課做起來會加倍吃力。甚或若遲交功課,不單原來的功課仍然要做,還要加上罰抄留堂等,結果是剝削了應有的玩樂時間,毫不划算。因此,最好的策略是接受眼前痛苦,快快把功課做完,一了百了。 這位作者並非超凡脫俗的世外之人,他其實也是喜歡玩樂。不過,他看到把功課推遲去做,或可得到眼前一刻的快樂,卻換來以後更大的不快樂。他快速完成功課的習慣,完全是建基於他對實利的考慮,關鍵是他能看得遠一點。 人有什麼需要信耶穌?「信耶穌得永生」我相信人人皆知,也是人人都會面對的。因為死是人類最想克服卻徒然的問題。然而,也許有人覺得太遙遠了,我現在還年青力壯。 耶穌聽禱告,祂會看顧你,是另一個主吸引人到祂面前的起點,尤其是對正在落入困難重擔的人。不過,對於生命平順、沒有所求的人,他們認為這賣點並不吸引。 還有一個人人共通的景況,就是人陷於罪的光景。人不但生存在這個有罪的世界,承受疾病戰爭報復等種種罪行的後果,而且他自己就受著罪惡的捆綁,脫離不了情慾帶來的不安,而不斷去做自己知道不應但又離不開的事。信耶穌叫人離開自我為中心的思想和行為習慣,使生命擺離罪的轄制,重獲自由,就像一張放歪了的黑膠唱碟,它的圓心現在被重新放置回軸上,便能流暢流轉。 有遠見懂得選擇面對一時之苦、而寧取以後平安的人,真正的快樂是他們的賞賜。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除苦秘方

在傳福音的路上走了這些年來,對人不願意接受神的心態頗有體會。 說到一般人不接受福音的理由,其實並不是理智上不相信,而是意志上不肯去接受。人對神最大的誤解,莫過於以為神有一把很高的尺,行事為人一定要高過這把尺的標準,我們才可以蒙祂接納,到祂那裡去。有些人甚至進一步想到,即使神願意赥免我們從前的罪,讓我們到祂跟前,我們在生活上總要時刻保持一個與祂的尺相稱的高度,這些不可作,那習慣要改變,一定很難很辛苦,所以信耶穌呀,咪搞我,遲點先。 其實,他們不曉得基督教和其他宗教有一個最不同的地方。其他的宗教本質上都是一種交換。若你做得到、守得住這些天條的,恭喜你,你有福了。但若你做不到、不合格,對不起,你注定投胎!福音的核心卻是一種情,一種父母對子女之恩情、阿爸父對我們的愛。就是這份愛能改變我們,就是這份愛令辛苦的變成不辛苦。 關於愛能把辛苦轉化,我有一個經歷。當我修讀神學時,有一年的情人節,為了博取當時女朋友、即現在的太太歡心,一口氣在花墟買了36枝花,從太子把花捧往女友港島西區,殊不容易。一般來說,36枝輕巧的花,雖然拿起來不大方便,不過還不太難;但當年我這個貧苦神學生,三打玫瑰真真買不起,只有買太陽花替代(!)。而每枝太陽花的莖又頗粗,36枝便頗成考驗了。然而,因為愛的緣故,本來一份頗辛苦的差事,卻變得完全不辛苦!這大概就是辛苦的變成不辛苦的道理。 其實最辛苦的還在後頭。當花送到女友面前,她見這些花與她期待的一般有襯花、有花紙包裝的不同,頓顯不悅,這時我那份一心博紅顏一笑的興致變得意興闌珊。但愛是恆久忍耐的,把心中的悲憤化成在愛情路上繼續前奔的力量,後來終於奪得美人歸,再次彰顯愛把辛苦的化成不辛苦的真理。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福音對談 (2) :談論需要

 「畜牧的主人怎樣可以使他飼養的牲畜不會遠走他方?」 「牧羊犬。」對的‧ 「圍欄。」也不錯。 「還有其他方法嗎?」見班裡沒有反應,我便講出我的答案。 「我聽過澳洲人的方法:掘一口井,牲畜現然會留下。」有同學開始明白。 「上帝也是如此的待我們,正如我初信主時一位屬靈前輩說過的一句話:『我信主這麼多年,上帝並沒有用繩子綑著我拉我往教會』。相反的,上帝用的方法是吸引的方法,正如畜牧主人用井水的吸引來留住牲畜。 這是我這堂的引言。 當我發覺大家已看到上帝每每回應人的需要來引導人歸回祂的身邊後,我便邀請同學嘗試列出什麼需要最會導引人尋求上帝。 「健康問題(遭遇逆境)」、「財政問題(無助光景)」、「沒平安」、「人際關係的失敗」……學員一一道去這些人容易明白本身限制的地方。 「還有麼?」 「很多人以為惟有在逆境時才會信主。但事實上,一些人在順境的日子,卻會感到內心不滿足……」 對!不少人跟從主,是因為在耶穌裡他們心底的渴求尋著了答案。他們回應主的呼召,要委身於上帝,因為他們知道:上帝與他們的心底渴望--揭開人生意義之謎,其實大有關係。 這情況在人愈來長愈容易感受到。心理學家容格(Karl Yung)曾說過,人在前半生不斷尋求與外在世界和好;在後半生則不斷尋求與內在世界和好。人在追求得到他們的目標時,常反會問自已:究竟我是誰?我一生所為何事?這內心世界的探索源於他心底渴求未得滿足。 另一方面,人內心也許多渴求:渴求變得更好、渴求可以有所貢獻、渴求在天地宇宙間安身立命、渴求與別人與自己和好、渴求認識上帝、渴求做個好人……。能夠幫助人找到到並說出內心的盼望、渴求、夢想,是你可以送給他們的一份厚禮。因為這樣做是幫助他們脫離莫名的不安與迷惘。 由是觀之,盼望、夢想、渴求是與人對談的極好話題。我們要學習與人談論自己的渴求,並上帝如何滿足這些渴求。從哪裡開始? (1)留心:我們要留心那些可以讓人發現自己需要上帝的事情,也要敏銳於別人和自己的渴求。 (2)分享:要人談論自己的軟弱是困難的,談論自己的盼望與夢想則容易得多,也要學習說出需要和渴求,知道這些渴求如何根植並成就於上帝裡。  (3)敞開:當我們向人分享自己的需要與渴求,必須願意敞開心懷,對人不加設防,以我們的真面目來示人。我們愈坦然向人敝開心懷,對方就愈容易說出內心的渴求。 「很多時候人是在留意自己的真正渴求,心底企盼及熱切願望之際,聽到耶穌的呼召。在對談中,我們可以幫助對方找到並說出這內心的呼召,而同時也留心上帝對我們有什麼話要說。」我邀請一位組員讀到筆記中論到談論需要和渴求的果效。 課堂最後我再三邀請學員回家思想:「耶穌如何回應我們的需要、滿足我們的渴求?我們有什麼親身經驗?」正如神學家加爾文所言:了解自己和了解神是一脈相承的。但願我們--學員連同導師我自己更多的了解自己和了解上帝。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福音對談」(一)

  上一個主日我和傳道部的弟兄開始了一個靈命工程,起名叫「福音對談」。   其實這課程的名稱是摘自一本以「佈道對談」命名的繙譯書籍。書藉的引言部份點出了不少基督徒的心態。「人是如何歸信的?雖然基督徒常常期望親友會突然歸信,但除非是神額外的恩典,歸信一般是一步步的。……牢記一套福音程式,然後單向地向人宣講,有時並不足夠。」是以傳福音往往需要有意義的對談,藉此擴闊未信者的屬靈眼界,讓對象有足夠的空間去理解福音的意義。   作者對基督徒精準的觀察,也引發了我在第一課開始的講論。 「基督徒在傳福音事上有三種表現: (1)佈道會心態: 把傳福音的責任都交給佈道會講員,自己平時卻少向對象提及福音的真理; (2)強攻心態: 用盡種種佈道技巧、護教常識,盡力說服別人相信我們認識上帝的真理。這往往是獨白、或者辯論,沒有對談(按:筆者承認在一個人信主的旅程上,必會到達一個接受有人向他論述福音的時候,但在此之前,佈道者應考慮對方的承受程度,不要一來便出手太重,too much too soon) (3)一動不如一靜: 這是(1)+(2)的結果:由於我們聽見當基督徒夾硬向未信主的人傳福音會使未信者反感,於是我們曉得不要做什麼了(硬拉別人聽福音),卻不知要做什麼。   (當然還該有第四個心態,就是壓根兒不打算傳福音,由於這心態應該不存在參與這課程的學員當中,故從略。)   這些心態往往使傳福音者只著重佈道的結果,而並不正確理解傳福音者的責任,以致把傳福音約化成一種「一個回合」的決定,而不是一個過程。傳福音者的職責,其實可以較正確地理解為「陪伴對象走他的信心之旅,同時分享我們所走的信心旅程,以儘量幫助他們走到屬靈旅程中的一個可以聽見主呼召他作門徒的位置上。」   以上最重要的,是「陪伴對象走他的信心之旅」的方式。傳道者不應只是單向地傳遞,而是要按照對象在屬靈旅程的位置,努力去幫助他釐清心裡的困難和掙扎。   我在課堂上舉出了一系列的名詞:不可知論者、無神論者、自然神論者、尋道者、理想幻滅者、滿足現狀者、享樂主義者…等等屬靈旅程中不同駐足處的名稱。我們不必先假設未信主朋友家人「心硬」、是「世界之子」,反而適宜視他們在各自的屬靈旅程上,暫處身於不同的位置。我們與人對談,必須針對每個人在神面前的個別問題。   至於如何繼續、講論什麼,下課再談。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生日派對

日前有幸獲一弟兄邀請,到一天后地鐵站附近的餐廳,參加一頗為特別的生日派對。 一般生日派對,主角通常乃小童,派對乃其父母為兒女而辦。但這派對,主角並非邀請我那弟兄的子女,而是己步進「知天命」之年的弟兄本人。 餐廳面積不大、形狀窄長,出席的三、四十人躋得僅有立足之地,卻使聚會培覺熱鬧。 當晚弟兄預備了一個縱橫了好幾十年的視像相片簿,播放了弟兄幾十年內和友人合照的珍貴回憶。有相識於微時的、有於小學的、中學的,昔日在職場、義工裡認識的作工,以至現今的工作伙伴都有。 席間當我被邀講幾句話時,第一個重點便是我羡慕的情,「我很羡慕主角有這麼多朋友可以被邀來慶祝自己的生日。…」 不過,弟兄最令我欣賞的,卻是他開派對,非為歡樂,也非為聚舊,更非為自己貼金,他辦這派對的最大目的真的是慶祝生日,不是自己的生日,乃是主在地上的生日。 猶太人以為舊約聖經最重要的章節,是他們稱為「示瑪」(Shema)的申命記6章4-5節。 以色列啊,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神是獨一的主。 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 這裡盡心、盡性、盡力大概是指我們要以全人來愛主,並不一定分別指獨特的範疇。但以我所知,猶太人為了具體起見,對其中「盡心」、「盡性」和「盡力」作出了指向人生不同領域的詮釋。盡心指我們要對愛神有最大的專注和動機;盡性指涉我們對神的優先性,甚至為主要付上性命也在於不辭;盡力提指我們要用上我們一切的資源愛神。 弟兄在當晚的分享時,對他辦生日會的動機直言不諱:「我今晚就是要把福音介紹給大家…」弟兄為了福音的緣故,用上他的時間、財力和人際關係,也可在上述第三個範疇(盡力)表現出他的努力。而在時間、財力、人際關係三者的獻上中,我覺得後者(人際關係)的見證最為有效,而所牽涉的代價也最高,因為這涉及長久的生命見證。誰人會聽一個沒流露主的公義和愛的人講他的見證? 願弟兄的見證蒙神悅納,也願弟兄在他的本位上所發的光照得更亮。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