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應放在什麼位置?

早前與幾位弟兄彼此相交。不一會,大家關心的焦點都落在初信主不足一年的弟兄上。

「最近有沒有上教會?」「最近較少。」

「為什麼呢?」「…最近好像有點失去了初信主那陣子的熱情。」

「哪你私下也有讀經祈禱,對嗎?」「看聖經也比較少,但我每日都有看《創世電視》的見證,也覺得很激勵。」

「這個……」

對於未信主的朋友,見證的確可以是一個吸引他們對神產生興趣的有用工具。所以佈道會一般都會安排見證,向未信的朋友展示上帝的真實和大能。的確,若主與祂的應許是真實和不變的,必有現代的信徒經歷祂的作為。在今天社會繁忙的步伐中,要在有限的時間篇幅向世人展示基督在人身上可以作出的更新轉變,電視機上的福音節目,例如「恩雨之聲」,或者報章上的福音專欄,例如「談天說道 」,往往都會採用見證這個有效的工具。

儘管如此,見證作為「表達真理」的渠道是有其限制的。因為:

(1) 見證人會跌倒。例如一些娛樂界的明星,他們的「決志信主」最為觸目,以致很快便吸引了不少教會爭相找他們作見證嘉賓,更有不少機構以雜誌或光碟的形式出版他們的「得救見證」。筆者對藝人見證並沒有偏見,但卻要強調有一定風險。

(2) 上帝給每個人的經歷和帶領都是獨特的,但由於形式上的限制(見證未必有詮釋解說的空間),接收者(讀者/觀眾)可能未必掌握應許與個人經歷間的關係 ,以致他們可能會有一個錯誤的假設和期望,就是見證者的際遇會照樣發生在類似際遇的人身上。如此一來,一些原意是彰顯神能力的見證,反而會限制了上帝的主權。

(3) 不能把見證的真實性等同啟示。近來坊間出現的瀕死經歷見證,受到不少弟兄姊妹青睞。通常弟兄姊妹會覺得見證集的主角沒有動機去揑造真理,於是確信不移,把它們作為傳福音的瑰寶贈予親友,甚至把這些見證經歷幾乎視之等同啟示真理看待。

雖然筆者個人並沒存心懷疑這一類見證的主角均是大騙子,但由於這些都是人的經歷,我不傾向以真理的地位宣揚出去。事實上,亦真曾在個案證實「見證」失實。「美國暢銷書《天使守護的男孩》(The Boy Who Came Back From Heaven)的主人翁馬拉基(Alex Malarkey)在六歲與父親凱文遇到車禍,他父親隨後撰寫此書。書中提到馬拉基在昏迷兩個月後到過天堂,又和耶穌傾談。現年十六歲的馬拉基最近撰寫一封公開信揭露,這本書內容並不真確。「我不曾死去。我沒有去過天堂。」馬拉基於信件中寫道,他說自己去過天堂,是因為他以為這會令他被人注意。他指出,人們應該閱讀聖經就足夠了,因為聖經是真理的唯一來源,「人寫的任何東西都不可能絲毫沒錯。」(資料摘自《時代論壇》第1431期。

(4) 見證未能盛載上帝豐富的真理。上帝的真理深濬雋永,上帝對人說話的形式多采多姿,是單一見證體裁(真實敍事)所未能盡以承托的。是以我們幾位信主較久的弟兄都對初信弟兄以見證代替讀聖經不以為然。大家都異口同聲的建議他讀聖經。

也許真的,對於初信主的弟兄姊妹,聖經可未必是最易入口的,但它卻是屬靈成長不可或缺的靈奶。事實上聖經不單是初信者賴以生存的必需品,也是每一位神兒女得以進入豐盛人生的寶藏──只怕我們不肯去發掘。

「這本大字聖經我看得很舒服,在哪裡可以購買一本?」初信弟兄在臨結束前的問題,讓我們幾位主內「師兄」覺得,方才的討論總算沒有白費時間。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