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6

一個錯了位的命題

年初一晚的暴亂事件,巿民嘩然、心痛。 袁天佑牧師在時代論壇撰文「香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指出暴亂的最終禍首,「是食環署的強硬執法,要趕走及拘捕小販。當然這是他們的權力。小販是違法,但為甚麼小販要違法,豈不是因貧窮要賺點錢。假若沒發生這對小販的事,生事者便沒有借口了。無故生事,市民也會指責生事者。政府能關心多一點貧窮人,能有多一點智慧和彈性去處理,昨晚的事便不會發生。」袁牧師的結論是:「當然暴力是不對,但更深的問題是政府那種『有權用到盡』的施政,卻不面對貧富懸殊帶來社會的矛盾。」 恕我個人並不贊同袁天佑牧師的觀點。袁牧師以「用盡權力」的觀點來衡量政府在這次事件的責任,指責政府用盡權利是觸發這次事件的深層原因。我認為這只是一個錯置了的議題—-小販管理隊的執法不是促成動亂的原因,反卻是參動亂參與者的藉口。即使有人認為政府的做法不合人情,但世上哪一個政府的管治是完全無可指摘的?政府做法對某些人不合人情,民眾以磗頭追擊警方,這是否一個對合乎比例的回應?這立場的後果恐怕會是把暴力合理化,其患無窮。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