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3

基督教在社會議題上的參與

主在登山寶訓教導門徒要作鹽作光,意思是基督徒要用真理的信念和價值影響社會,以產生鹽的防腐作用。英國議員Wilberforce因為從聖經而來的「人人生而平等」的信念而成功解放黑奴,即為此作了一個很好的例子。   無奈現代社會在自由主義者的鼓吹下,宗教被認為不應在公共領域中擔任重要角色,他們認為政教應當分離,即意味基督教的象徵和語言都應在公共領域中消失。在美國,十誡的刻像、公禱的環節都分別從法庭、學校被攆走即代表此一社會文化的趨勢。羅爾斯的《正義論》認為正義的社會基本上是一個由權利所構成的框架,讓人們自由地追求他們各自的目標和價值,它不應把某種特殊的價值觀(除非被公共的理性證立),預設為更好的生活方式,不然就是對持不同價值觀的公民不尊重。這種「中立論」的風氣當然也影響至本港,所以當基督教團體對香港社會一些有深遠影響政策(如昔日的賭波合法化、今日的反性傾向歧視立法等議題)提出反對的聲音時,社會上即有人指摘這些是教會人士把他們的價值觀加諸於社會其他人身上,甚至把這些意見比喻為「政教合一」的主張。   故此,在現今高舉人權和自由的社會氛圍下,基督教會和團體在公共社會在倡議政策中的參與,應提倡公益、正義和平、但面對大是大非,應有道德勇氣,用民主方法,動員在公共政策上參與,並且在以下各方面以充份的危機意識,以免被社會人士誤以「宗教霸權」入罪。   (1)與政權的關係   避免把政治與宗教權威的界線模糊化,即教會不應圖控制政治權力,也不能過份親建制,而被政府控制吞噬。相反,要保持獨特性和與政權保持適當距離,有必要時甚至要批評政府,從而樹立謹守政教分離原則的形象。如去年立法法選舉時,某教會牧師曾為其教會內一名屬民建聯的立議會候選人作出呼籲,鼓勵會友投票予他,而性傾向歧視立法諮詢議案又被民建聯議員投反對票下未能通過,即引人有教會與政黨互打籠通的口實。   (2)對不同意見的處理   避免只有單一的看法,最少要促進與其他意見彼此的交流,因為尊重和寬容也是宗教價值。 雖然教會信徒對一些社會道德議題的立場多來自聖經,但在公共政策的研討上,聖經一般並不被接受為權威,故應多採納社會語言,以社會共識的價值(如健康、公平、社會成本、公眾的權利等)為立論的出發點,當更具說服力   (3)對巿民觀感的顧及   應敏銳於巿民大眾的觀感,避免公眾把教會視作特殊利益團體。這一點在不少教會團體對「反性傾向歧視立法」(下稱「立法」)的回應上,有其智慧的表現。當有教會人士提問一旦「立法」後,牧者在講道指同性戀為罪時,會否觸犯法律,同運人士即搬出豁免宗教人士的可能性。但有基督教機構及學者回應指出,對教會豁免並不能解決問題,因社會上反對同性戀的不限宗教人士,普羅大眾中亦有對此有保留,「立法」無形剝削了這廣大民眾的良心自由和意見表達自由。 參與議政時,基督教教會及團體也不要單單關心道德議題,予人「道德佬」的形像;也不應單考慮自己的宗教道德價值,也要考慮社會的處境和對其他公民的責任,尤其是不應動輒提倡限制別人自由的政策,而應用較溫和的方法達致同樣的目標。例如美國在討論打擊墮胎的問題上,有團體並沒有把著眼點放在加強墮胎的處分上,而是正視婦女的貧窮問題,提供協助婦女就業如嬰孩託管設施的提供上。   我們每週在念誦主禱文中,都會盼願「讓主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願主使用祂在此地的子民,把公義仁愛播送在香港這個大都會的土地上。 參考:關啟文,基督教倫理與自由世俗社會 ,香港:天道,2007,177-178及268-270頁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