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貧窮學校」剪影

灣仔堂與新福事工合辦為期4課的「關懷貧窮學校」,今天是第一課,共有十多位弟兄姊妹出席。
兩位新福事工的代表,為與會者探討關懷貧窮的基礎。他們選了熟悉的好撒馬利亞人的故事,之後也向我們分析現今香港的貧窮境況。當中我接收到有下列幾個頗有意思的反思:

經文的反省 (路10:25-37)
(1)主把文士的問題倒過來:
主把經文起頭文士提出的「誰是我的鄰舍?」這個問題,在經文的尾段轉代成「我是誰的鄰舍?」將問題的主位遷移了,我不再是宇宙的中心,而是一個要反省的人。

(2)「看見」與反應:
經文記載祭司、利未人和撒馬利亞人同樣「看見」傷者的苦況,不同的是前二者看見後把頭別過去,但撒馬利亞人「動了慈心」。撒馬利亞人不可能一天突然大有憐憫的心,他心裡的那份柔軟一定是平日累積和操練而來。同樣,今天我們不斷聽到聲音說:「世界有這麼多窮人,你都幫得來嗎?」我們豈不同樣被操練成冷漠麻木嗎?怎樣才可以與這消減人熱血心腸的風對抗呢?

我們社會現今貧窮的本質的探討:
(1)sacrificial poverty犧牲性的貧窮:
特區的扶貧措施一真以來都是短暫的,因為「長期承擔脫貧的包袱是香港承擔不起的;不然,香港再難與世界頂級經濟地區競爭!」依這個「香港要成功」的理由下,「一定會有些人貧窮」,換句話說,「一定有些人要犧牲的了」。這樣,貧窮便被合理化。

(2)poverty inupward mobility向上流的困難
幾十年前,經濟環境其實肯定比不上現今,然而, 我們的上一代,以至我們這現屆中年的一代,在家境困難中,卻有一個信息,就是一雙勤力的手可以把我們提升,把生活改善。事實上,一個一個白手興家的奮鬥故事燃亮著普羅大眾心中的希望。可是,現今社會貧富懸殊的情況,任憑窮人胼手胝足,依然擺脫不了足襟見肘的局面,彷彿把窮人脫貧的希望變成奢想。

(3)poverty in keeping self-esteem 負擔不來的自尊
其中一位講員分享到一個經驗。他有一次和一群男學生探訪一名中年新移民。那是一間二人共租的房間。兩位女士本互不相識,卻在負擔不了自租一房的情況下,共住一室:私人空間在環境迫人下被掏空。不過,也許我們會說,兩人都是女士,問題並不太大。但當造訪這女士的講員和同學一等男士,看到她把自己的內衣褲「展列」在房間四處時,大家都尷尬異常,反而女士自己卻竟並無腼腆的感覺--女士的「大方」反倒令當場眾人覺得更加悲涼!深信女士根本再沒有其他地方把她的衣服晾乾,以致她惟有把她處所平日的本相示在客人前。而她大方的態度更叫人明白到,現實已把她那私人空間的自尊蠶食殆盡!那是多麼的可悲。

(4)poverty in Hope 失去盼望的貧窮一族
當政府連貧窮線都不願界定,以免巿民大眾要求它大幅加大扶貧力度,在這情況下,窮人對政府還能有什麼期望?

神給教會的使命是:教會應該是人在沒有希望時第一個想到的地方,教會應是沒有聲音的人的喉舌( voice for the voiceless)。如何把這使命體現出來?這是筆者在整個講座中最深刻的反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