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2

「關懷貧窮學校」剪影

灣仔堂與新福事工合辦為期4課的「關懷貧窮學校」,今天是第一課,共有十多位弟兄姊妹出席。 兩位新福事工的代表,為與會者探討關懷貧窮的基礎。他們選了熟悉的好撒馬利亞人的故事,之後也向我們分析現今香港的貧窮境況。當中我接收到有下列幾個頗有意思的反思: 經文的反省 (路10:25-37) (1)主把文士的問題倒過來: 主把經文起頭文士提出的「誰是我的鄰舍?」這個問題,在經文的尾段轉代成「我是誰的鄰舍?」將問題的主位遷移了,我不再是宇宙的中心,而是一個要反省的人。 (2)「看見」與反應: 經文記載祭司、利未人和撒馬利亞人同樣「看見」傷者的苦況,不同的是前二者看見後把頭別過去,但撒馬利亞人「動了慈心」。撒馬利亞人不可能一天突然大有憐憫的心,他心裡的那份柔軟一定是平日累積和操練而來。同樣,今天我們不斷聽到聲音說:「世界有這麼多窮人,你都幫得來嗎?」我們豈不同樣被操練成冷漠麻木嗎?怎樣才可以與這消減人熱血心腸的風對抗呢? 我們社會現今貧窮的本質的探討: (1)sacrificial poverty犧牲性的貧窮: 特區的扶貧措施一真以來都是短暫的,因為「長期承擔脫貧的包袱是香港承擔不起的;不然,香港再難與世界頂級經濟地區競爭!」依這個「香港要成功」的理由下,「一定會有些人貧窮」,換句話說,「一定有些人要犧牲的了」。這樣,貧窮便被合理化。 (2)poverty inupward mobility向上流的困難 幾十年前,經濟環境其實肯定比不上現今,然而, 我們的上一代,以至我們這現屆中年的一代,在家境困難中,卻有一個信息,就是一雙勤力的手可以把我們提升,把生活改善。事實上,一個一個白手興家的奮鬥故事燃亮著普羅大眾心中的希望。可是,現今社會貧富懸殊的情況,任憑窮人胼手胝足,依然擺脫不了足襟見肘的局面,彷彿把窮人脫貧的希望變成奢想。 (3)poverty in keeping self-esteem 負擔不來的自尊 其中一位講員分享到一個經驗。他有一次和一群男學生探訪一名中年新移民。那是一間二人共租的房間。兩位女士本互不相識,卻在負擔不了自租一房的情況下,共住一室:私人空間在環境迫人下被掏空。不過,也許我們會說,兩人都是女士,問題並不太大。但當造訪這女士的講員和同學一等男士,看到她把自己的內衣褲「展列」在房間四處時,大家都尷尬異常,反而女士自己卻竟並無腼腆的感覺--女士的「大方」反倒令當場眾人覺得更加悲涼!深信女士根本再沒有其他地方把她的衣服晾乾,以致她惟有把她處所平日的本相示在客人前。而她大方的態度更叫人明白到,現實已把她那私人空間的自尊蠶食殆盡!那是多麼的可悲。 (4)poverty in Hope 失去盼望的貧窮一族 當政府連貧窮線都不願界定,以免巿民大眾要求它大幅加大扶貧力度,在這情況下,窮人對政府還能有什麼期望? 神給教會的使命是:教會應該是人在沒有希望時第一個想到的地方,教會應是沒有聲音的人的喉舌( voice for the voiceless)。如何把這使命體現出來?這是筆者在整個講座中最深刻的反省。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上教會有什麼用處?

近年新春,相信不難發現傳媒報章對簽文,尤其是車公簽文,報導愈來愈大篇幅、愈來愈仔細。這個現象反映出香港人愈來愈缺乏安全感。打從本世紀開始以來,由於全球一體化的因素,香港這個外向的經濟體愈來愈受世界不同地方發生的危機困局所牽連。這彷彿導致愈來愈多香港人心不平安,知道努力之外,更要靠外來的力量才可以保住命運、逢凶化吉。 筆者對這些人的評價是:捉錯用神。第一、求簽之人這回真正應驗本年車公簽文一句:「人鬼兩不分」,他們不斷追求命理運程,卻找錯了對象,他們不知其實真正平安的根源來自三一至高真神。 第二、是他們尋找信仰的態度出了偏差。不錯,人尋找信仰的起始點,往往是為了解決問題。所以,尋找平安、心靈的慰藉等都不啻是很多人接觸信仰的切入點。甚至,不少信徒最初認識福音也不出這個原因。但如果停留在這地步,信仰不是人生的目標(ends),而只成為人追求目標的手段(means),那便和信仰的原意大大違背。就好像如果有人問你:「結婚有什麼用」?我相信你準會覺得這問題本身有問題:二人結婚是因為你倆彼此相親相愛;而不應是因為要有人為你洗燙煮飯的啊!婚姻本身從來不應成為功能提供站,因為結婚本身便是目的。 因此,上述所說的平安、祝福,都是人上教會認識神之後所得的寶貴禮物,不應是我們尋找神的最終原因。當人在屬靈路程中,很自然便會慢慢從人生的舞台退下,自己甘願屈居配角,主角的寶座交給主。至此,自己的得失勝敗不其然看輕了。尋找信仰的原委,正如潘霍華說,應該是祂(Who),而不是它(What )。 下次當有人問你,上教會有什麼用處,你知道怎樣回應吧。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你信你的

我們向親友傳福音時,常會遇到對方的一種反應,是「你信你的,我信我的」。作出這種反應,不能說是不客氣,對方沒有貶抑你所信的,也沒有把他自己所信的放在你信仰之上。他只是以一種道不同不相為謀的態度回應你的好意,互不侵犯,彼此尊重。 持這種觀點的最大問題,是在于他們的世界觀。在某些事物上,不同人的確可以有不同的看法和立場。譬若一些人喜歡「梁」作我們的特首,另一些人喜歡喜歡「唐」勝出。同樣,對政黨的偏好人人皆可以不同;有人是泛民的朋友,有人是親中陣營派的擁躉。 但信仰所涉及的卻是世界觀,世界觀只可能有一個,因為世界觀是我們對誰乃世界掌權人(或沒有掌權者)的理解。你不能同時說:這世界是由基督掌權的,也是由觀音掌權的,正如我們不能指著一個男人是親生爸爸,又介紹另一個男人指他是親生爸爸。世界觀也是不可以分割的:你不能說基督徒的世界由基督掌管,信觀音的人他們的世界由觀音掌管,無神論者的世界沒有神掌管,因為世界的掌管者不會因世界住客心中的想法而改變,正如一個國家的現任總統在屆滿前不會因為人民心中所想的而突然變了另一個人。 不過對於持這種態度的人,要讓他們明白他們的世界觀出現問題殊不容易。因為他們這句「你信你的」背後的潛台詞是:「請別再向我推銷你的宗教,請你轉一轉話題,談別些東西!」若我們鍥而不捨,苦苦相勸,招來的可能是對方從此要向你疏遠。 我們可以做的,恐怕只有兩件事。一是等候:去到主的跟前,求祂讓我們、也讓對方明白他們自己的真正需要,又讓我們把握時機,使福音進入他們的心靈。在機會臨到之前,我們可以作的,是做好自身的見證,別讓人看到我們生命也是講一套、做一套,使他們覺得我們對所信的態度也是如此的不一致。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