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2

自力與他力

幾個月前,筆者母親弄傷肩膊,筆者便陪她去看物理治療‧當母親進治療室看症之際,有位正等候結賬的婆婆主動跟我談話:你媽什麼問題啊?言談間我乘機講到我是返教會的,問婆婆:你返過教會嗎?婆婆回答說她是一名佛教徒。我連忙拿出我對佛教的半桶水認識表達一番。我說到很欣賞佛教的智慧,更進一步說:信耶穌與信佛教是有共通的。真的?佛教叫人不要貪,不要執著,佛教教人行善,不要行惡。表達了一輪欣賞的話後,我對婆婆說:然而,耶穌的教導比佛教還多了一樣東西,是什麼?「是愛,是關心,就像我們關心家人一樣」。我見婆婆輕輕點頭。婆婆有反應我意料中事,她會著意於我陪媽媽看病,自然對親情十分重視,我想我的話也有點把她打動,不是我有什麼本領,而是基督的愛確實吸引。我沒有問她聯絡資料。不是每次談道都會產生跟進機會的,能讓她反省一下自己所信的能否滿足心底渴求,已經足夠了。 基督教與佛教有銜接點。如果概略地說,基督教跟其他中國主要宗教都有銜接點。基督教與道教,一個道成肉身,一個肉身成道,都是探求永恆與有限生命的轉化。儒家和基督教一樣,都是談如何做人的道理,兩家都極力主張去除人慾,只不過方式不同。儒家提出以良知禮教,而基督教則講只有聖靈能真正使人離罪。大抵基督教與這些宗教的最大分別,是後者靠自力(人自己的力量),而前者則靠他力(外在的力量)。基督教的中心信念是:人是有限制的,靠自力不能自救,必須藉基督耶穌回到天父身邊,領受祂大能的轉化。 有一個比喻或可闡明這個。在澳洲留學時,曾到當地雪山試試滑雪。每個雪場都設有輸送帶,把剛由高處滑下來的滑雪者運載回雪場高處。我有朋友最初屢次擬隨輸送帶前行皆失敗跌倒。何解?因為他一將手搭住輸送帶的時候,雙腳即同時猛力前行,兩種動作不能相合,就累得朋友一次又一次倒地。後來,他終於領悟出,其實只要扶著輸送帶,完全由它把身體帶往前方,雙腳完全不用費力,只要把腳下雪橇的方向加以配合即可。其實信仰之道也是一樣,只要把全人的重量放在扶柄上,扶柄就可以把自己提昇,自己不花氣力。問題是:人會否對輸送帶有信心,以致可放心讓它拖著自己的全人任往前走呢?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新年願望

在一次講道中,曾經分享關於我對一個詞彙的聯想--「蛇齋餅糉」。這是去年年底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向傳媒解釋該黨在區議會選舉中慘敗的原因。他認為是次選舉的大贏家民建聯,其豐厚的資源使它藉著向街坊提供各樣施惠,收買人心;泛民在資源上望塵莫及,無法匹敵,故選舉落敗命數尤關,非戰之罪。 梁此語一出,惹來不少迴響。其中民主黨在利東選區勝出的「利東孖寶」之一的羅健熙的說話很值得留意。他在《明報》撰寫的文章《在蛇齋餅糉以外》中,詳細解釋了他和團隊這幾年做的工夫,藉此表達不同意梁家傑所表達出的那份輸在起跑線上的無奈。羅當然也知道資源的匱乏、人脈關係的相對疏弱,的確叫泛民包括民主黨在起跑線上落後,但他沒有輕言認輸。五年來,他沒有假設他的選區利東居民只會向著數傾斜;反而,他知道自己沒資源,便在社區議題上下工夫。當別人也在社區議題著墨,他便在對議題的掌握和前瞻、對政策的了解、跟進的方法下工夫,要做得比對手好。他打從幾年前即開始嘗試在單張內容作調整,盡力把掌握的資訊消化。過程中他發現上班族有足夠能力理解文字較多的單張,只要議題夠切身,居民便會細閱單張內容,甚至回應、參與不同的社區事務。加上服務個案的緊密跟進,他和居民的關係就是這樣建立出來,今年終於他成功當選。 其實「蛇齋餅糉」與「蛇齋餅糉以外」之間,表達的不單是對一次選舉成敗的估量,更是一種人生態度。從羅健熙的努力,可以見到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即使放在面前的,是現實環境對自己不利的種種因素,但因著信念,他拒絕把這些因素放在心裡,反而把精力投放在咀嚼對手成功的秘訣、竭慮自己怎樣做得更好,並留心洞察面前形勢的轉變,以致能把握面前的機遇,發揮優勢。 記得早前在一次講道中,我分享到使徒保羅在勸勉帖撒羅尼迦信徒時,他會進入問題,了解受眾情緒行動偏差的根本原因,加以作出針對性的教導。同樣,當回看羅健熙的故事,我覺得用「進入問題」來形容他這幾來的努力,也不為過。的確,進入問題,拒絕以種種理由,為自己製造藉口,確是一種重要的人生態度。 捫心自問,在過去的牧會歷程,確有不少次,因為怕負擔不了時間的負荷,怕不諳處理問題個中所牽涉的人際技巧,而每每採取且戰且退的策略。為此,筆者在新一年的願望,乃得著從上而來的勇氣和毅力,敢於進入問題,在上帝差遣我的地方,成為祂注入恩典化解困境的渠道。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遠見

我在《除苦秘方》文章中講到愛如何克服改變自己過程中的艱辛,使辛苦變成不辛苦。但未信朋友會問:何必呢?若我不嘗試改變,根本便不會痛苦,何必攞苦來辛?一般人對信仰沒興趣,原因是看不到有改變自己的需要。 記得小時讀到一篇關於快樂的文章,其中有一點是令我印像尤深的.大意是講到作者兒時已養成一習慣,就是學校課堂發了家課,當日他便會立即做,這不是因為他勤力,相反是出於他想快樂些。他知道若不在課堂內容記憶猶新時把功課做完,等到課堂記憶漸淡時,功課做起來會加倍吃力。甚或若遲交功課,不單原來的功課仍然要做,還要加上罰抄留堂等,結果是剝削了應有的玩樂時間,毫不划算。因此,最好的策略是接受眼前痛苦,快快把功課做完,一了百了。 這位作者並非超凡脫俗的世外之人,他其實也是喜歡玩樂。不過,他看到把功課推遲去做,或可得到眼前一刻的快樂,卻換來以後更大的不快樂。他快速完成功課的習慣,完全是建基於他對實利的考慮,關鍵是他能看得遠一點。 人有什麼需要信耶穌?「信耶穌得永生」我相信人人皆知,也是人人都會面對的。因為死是人類最想克服卻徒然的問題。然而,也許有人覺得太遙遠了,我現在還年青力壯。 耶穌聽禱告,祂會看顧你,是另一個主吸引人到祂面前的起點,尤其是對正在落入困難重擔的人。不過,對於生命平順、沒有所求的人,他們認為這賣點並不吸引。 還有一個人人共通的景況,就是人陷於罪的光景。人不但生存在這個有罪的世界,承受疾病戰爭報復等種種罪行的後果,而且他自己就受著罪惡的捆綁,脫離不了情慾帶來的不安,而不斷去做自己知道不應但又離不開的事。信耶穌叫人離開自我為中心的思想和行為習慣,使生命擺離罪的轄制,重獲自由,就像一張放歪了的黑膠唱碟,它的圓心現在被重新放置回軸上,便能流暢流轉。 有遠見懂得選擇面對一時之苦、而寧取以後平安的人,真正的快樂是他們的賞賜。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除苦秘方

在傳福音的路上走了這些年來,對人不願意接受神的心態頗有體會。 說到一般人不接受福音的理由,其實並不是理智上不相信,而是意志上不肯去接受。人對神最大的誤解,莫過於以為神有一把很高的尺,行事為人一定要高過這把尺的標準,我們才可以蒙祂接納,到祂那裡去。有些人甚至進一步想到,即使神願意赥免我們從前的罪,讓我們到祂跟前,我們在生活上總要時刻保持一個與祂的尺相稱的高度,這些不可作,那習慣要改變,一定很難很辛苦,所以信耶穌呀,咪搞我,遲點先。 其實,他們不曉得基督教和其他宗教有一個最不同的地方。其他的宗教本質上都是一種交換。若你做得到、守得住這些天條的,恭喜你,你有福了。但若你做不到、不合格,對不起,你注定投胎!福音的核心卻是一種情,一種父母對子女之恩情、阿爸父對我們的愛。就是這份愛能改變我們,就是這份愛令辛苦的變成不辛苦。 關於愛能把辛苦轉化,我有一個經歷。當我修讀神學時,有一年的情人節,為了博取當時女朋友、即現在的太太歡心,一口氣在花墟買了36枝花,從太子把花捧往女友港島西區,殊不容易。一般來說,36枝輕巧的花,雖然拿起來不大方便,不過還不太難;但當年我這個貧苦神學生,三打玫瑰真真買不起,只有買太陽花替代(!)。而每枝太陽花的莖又頗粗,36枝便頗成考驗了。然而,因為愛的緣故,本來一份頗辛苦的差事,卻變得完全不辛苦!這大概就是辛苦的變成不辛苦的道理。 其實最辛苦的還在後頭。當花送到女友面前,她見這些花與她期待的一般有襯花、有花紙包裝的不同,頓顯不悅,這時我那份一心博紅顏一笑的興致變得意興闌珊。但愛是恆久忍耐的,把心中的悲憤化成在愛情路上繼續前奔的力量,後來終於奪得美人歸,再次彰顯愛把辛苦的化成不辛苦的真理。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