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之窗

 日前參加了一個宣教和兒童及青少年事工的講座「事奉生命的傳承」。主講員是鮑樂森(Louis Bush),他在廿多年前推動的「10/40之窗」的宣教觀念,喚起教會關注北緯10度至40度間這片最多福音未及群體和貧窮人口地域的需要。這位推展運動的專家在是次講座中提出了另一個運動「4/14之窗」。

 

「4/14之窗」和「10/40之窗」的共同點是兩者都是有既定視域的宣教運動。不同之處卻是後者乃從地理(geography)的角度去界定服待對象的範圍,而前者乃是從統計學(demography)的角度著眼,聚焦去服事4歲至14歲的兒童。

 

兒童的基督教教育是很策略性的。兒童純潔的心靈往往令人在這段時間的生命對神最為開放。但兒童事工之所以重要的原因,更是因為讓神在兒童階段把生命奠下美好的基礎,足以使人的一生都有正確的方向。「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 」(22:6)

在新約,主吩咐人「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19:14),主指出兒童自身有極其寶貴的價值,是以我們有責任去加以發掘和加以保存。

其實涵蓋範圍覆及4/14的學生事工,一直都有為本港教會重視。但正如講座的回應講員指出,本港教會對於兒童事工持有不同的看待和態度。當中有不少教會看兒童為「麻煩」的人兒,或以「工具」的角度視兒童事工,為的是吸引家長;有的著重學生事工主要因為這事工的「果效」殊佳,有助建立業績;即使那些視兒童事工為預備教會「未來」棟樑的,每每也偏向以「功能」的角度去看這事工。是以這兩天的講座其中一個最竭力向聽眾傳遞的信息,就是兒童本身是很有影響力的,我們要從兒童的「自身價值」出發,千萬不可忽略他們的本質、恩賜、禱告和作為的果效。

本人不是本堂負責兒童事工的,但講座的理念使我對負責的兒童主日學以及成人事工上,都有新的刺激。兒童主日學可否計劃得對學員更有挑戰性和期望?家長的概念可否更新?事奉的模式,如短宣、佈道、社會關懷可否更多以家庭的單位出現,實是一個值得在未來加以努力的方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