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1

感謝神

在昨晚的教會祈禱會,麥牧師帶領大家唱一首耳熟能詳的詩歌「感謝神」。其間邀請大家就歌詞裡列出各項的感謝境況中,選出一項去表達此一刻最感恩的地方。不同的弟兄姊妹按其當時領受各自分享,如「感謝神,賜我安寧 」等,我卻選了「感謝神,豐富預備」。 這是近日脊椎移位的經歷帶給我的反思。「 我當初比較悲觀,本來以為這會是永久損傷,因為我從X光片看過幾節的脊椎骨節形狀扭曲了,推想情況只可以不再差下去,但復原有可能嗎?但物理治療師告訴我,人體是有自我修復功能的,只要協助這幾節骨節放回原位,有關部份便會自動慢慢痊癒。這幾天我的情況已大有進展,是自動的,不需要藥物。」 我分享了一個比喻來突出神恩的奇妙。「一輛汽車壞了,若放在一處,不去修理它,問題不會自動解決。但人體卻不同。這是神豐富的預備,賜給我們一個有自我修復機能的身軀。」 詩歌完畢後緊接著有「祈禱學習環節」,之後是代禱部份,分別為世界、本港、教會以至個別肢體祈禱。利比亞在卡達菲倒台後的亂局、地產商在新界以傾倒泥頭等技倆逼使居民搬離、有弟兄姊妹在身心靈軟弱不振…處處都有困難需要。但在一切無論正面或負面的現象中,我們一群肢體都選擇以禱告來回應。因為我們曉得:無論神帶領我們到何處,只要用信心抬頭仰望,面前的都化成了感恩事項,這正是詩歌《感謝神》帶給我們的信息。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一個精妙的設計

  每一次婚前輔導中,我們對受助的準夫婦弟兄姊妹的家庭背景,都會有詳細的探討。無他,皆因我們都深深知道:家庭成長,包括我們在成長中是怎樣被身邊的人對待,並我們在家庭所扮演的角色,對我們的性洛格為人都有很大的型塑作用。   舉例如說,家中排行最年長者,因家中的期望,受助者往往扮演了重要的決策角色,以致形成了較強的責任感和領導作決定的信心。老么通常在學業成績或技巧上更有卓越的表現,因有較大的空間,讓他/她能專發展其興趣。   但可能更重要的,就是童年時期,是孩子從他身邊家庭成員學習做人的時間。我們都從家庭的成員,特別是父母,吸收了做人處事的正面或負面榜樣。不管我們喜歡與否,這些榜樣都深深烙印在我們的記憶上,使我們某意義上遺傳了父母的性格和行為表現。是以一個要求嚴苛的父親,往往塑造出一個他日也會對子女要求甚高的兒子。一個相處疏離的家庭,也很可能產生出一個傾向與人保持距離的孩子,因為孩子未能從父母和彼此間的相處中,得著熱忱和緊密的相處。如此推論,好的性格、更糟是不好的負面行為,例如悲觀負面的人生觀、對人對己的過高要求等,每每代代相傳。   「這些因成長而來的因素,可不可以切斷?」近日在一些婚前輔導上,一位學員提出以上的問題。   「可以的,不過要付出相當的努力。」我身邊的同工講出成長時父母在情感上給予的一些匱乏,反不住提醒她這些年來對自己的孩子要刻意多多表達愛。她用自己的例子,補充解釋父母的一些負面影響,有時反會激發「逆轉機制」(reverse frame),驅使我們立志避免這些上一代的錯誤模式。   同時,這一個問題又使我彷彿看到神設立婚姻其中的一個心意--互相成全補足。一般來說,我們都會被那些能補足我們性格不同的異性所吸引。是以被動的人每被一些熱情主動的性格吸引住;而一些多愁善感的人又會被喜歡一些開朗豁達的人。當兩個性格不同的人結合,新元素便會加入到彼此的生命中,締造互相補足的可能。當然,二個性格不同要一起生活,又無可避免會產生許多不同的磨擦,是以聖經教導夫婦二人要一起藉著放下自己的愛去跨越彼此的不同。   當我分享及此,不禁心裡驚歎:婚姻,這是一個何等精妙的設計!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脊椎移位

早一陣子,肩膀出現痛楚,本以為是肌肉勞損。搽了逾一週藥膏無效後,知道要認真看待此事。分別到過一專醫脊骨的中醫,以及一物理治療師,得出一樣的結論──脊椎移位。 知道脊椎移位不算是一件小事,我想知多一點成因。「醫師,此症狀是不是因為…」我正要問那中醫師,是否因為我平時做腰部運動時姿勢不正確,那知,我還未完成我的問題,醫師已油然答道:「你能舉出來的,全都是問題原因。」他的意思是脊椎移位不是一下子的事,也通常不是單一原因,而是累積了千百次一些細微影響的後果。幾十年來,坐姿睡姿站姿運動姿勢不正確,日子有功,我脊椎第二、三節便開始傾側,造成較大的創傷。中醫師寡言,剛才那句話是他在整個療程中罕有的談話之一,但其言正中問題所在:小錯誤累積釀成大傷害。 另一邊廂,我和物理治療師在整整一個半小時的治療裡,可謂絕無冷場,因為黃師傅是我當年留學共住一室的好友。他的手在哪裡動工,他便會解釋哪部份的結構,和通常出現問題的成因,使我感到猶如上了一科人體生理課。 當他按我的肩胛骨並問我是否有痛楚時,我分享到我在病發之初,一次的游泳加劇了我在肩胛部份的痛楚。他解釋到肩胛骨主要在人體有兩個機能:作為手部肌肉的基地,和固定頸部肌肉,是以肩胛骨的神經腺其實非常繁忙。尤其當我們以蛙式游泳時,一面吃力地撥水(手部肌肉),一面使勁地郁動頸部來呼吸(頸部肌肉),除非我們是慣常的泳客,身體因為平時已多練習,以致神經腺已習慣地分配調動適量的肌肉同時作這兩項動作,否則肩胛部骨的肌肉會相當辛勞,甚至會因而導致脊骨的扯傷。黃師傳詳細的論述令我矛茅塞頓開:我不正正是那個平時很少游泳,一下水便立即盡全力謀求最高運動量的人嗎?我只求快、急,而忽略時間因素(長期,而每次要由慢到快)的運動方法,想正是這次出事的主兇之一。 同一個病症,兩個不同、但並不牴觸的解釋,隨著移位部位的痛楚提醒著我一些個人基本的道理,亟需改變的生活習慣和心態。我相信「萬事都互相效力」,上帝藉身體的故障指引著我。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拖延

  本月初美國曾出現一危機,就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在提高國債上限的問題久久未能達致妥協,威脅到美國有機會因政府得不到所需資金而出現違約、以及政府開支包括福利金等斷源等不能想像的情況。正如大多數人所料,事件在限期前,兩黨在參眾兩院達成協議告終順利提高國債上限,避過一場危機。   令筆者關注的是,違約的危機總算是渡過了,但問題的核心恐怕還未解決。國債上限的提升只不過是數字上的調整,那是很容易做到的事。訂立減赤目標,也只是樹立一些數據,是必然可達到的。真正的難處是如何把滅赤的目標做到。這往往需要大幅削減政府的公共承擔,包括福利開支。關水喉自是不得人心的行為,嚴重者可能會引致社會的不穩定,至輕者也會影響當權者的受支持程度,波及自己的選票。   政客都是討好選民的。因此,當權者最經常的造法就是把問題拖延,押後到由下一任政府收拾攤子。每一屆政府都是這樣,如此這樣,大家不難想像,政府當日滅赤的目標膛乎其後,赤字愈滾愈大,直到經濟災難來到的日子。早幾年金融海嘯時,曾有人問,整個世界都賠上重大損失,哪個是贏家?筆者相信沒有什麼大贏家(美國財務機構是贏家,但他們沒有把世界財富都吞進去的能耐),金融海嘯只不過是償還人類(主要是美國人)過去預支的財富罷了。同樣道理,大家可預見我們現今所留下的赤子雪球,他日會以怎樣的形式要我們償還呢?   病向淺中醫。拖延療病只會讓病情害化。除了禱告,世界經濟我們實沒有什麼影響的力量;但從微觀角度,這個道理卻能提醒我們,不要拖延。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馬虎,了事?

  早兩天馬頭圍塌樓意外的死因研訊終於有結果,法官裁定三名死者均死於意外。   法官指沒證據去證明業主、承建商等任何一方對悲劇的發生有直接責任,足以被刑事起訴,但卻不諱言直指屋宇署負責巡查大廈有否危險的工程師做事馬虎!   本港的舊式大廈多不勝數,政府的巿區重建計劃遠遠不能趕及把所有舊樓更換一新,是以政府委任了屋宇署作為全港唯一把關的部門,替有即時或存在危險的樓宇發出清拆令或修葺令。   是以屋宇署這巡查程序表面上毫不起眼,但實際上卻相當重要。馬虎的檢查會導致塌樓和命喪,就像這次馬頭圍舊樓意外。儘管到最後,因敷衍塞責而遭入罪的並不多見,但因自己失職導致人命傷亡,當事人內心可容易過呢?   如果從屬靈屬面看這個教訓,對我們每一位主內肢體都是一個暮鼓晨鐘。代為未信者得以進天國的唯一「代理人」,我們教會/信徒又有沒有把本份做好,抑或難逃在作見證上馬虎塞責之非難呢?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從外傭居港權而發的感想

  外籍傭工在本地工作七年了後,是否可申請居港權這即將開審的司法覆核,近日成為港人關心的問題。現今在港被聘用的外傭數目達數十萬人,港人憂慮若他們在案件勝訴,將可能會有大批外傭連同他們成功申請來港的家屬成為本港永久性居民的行列,在福利範疇分一杯羮,在就業巿場同爭飯碗。不單如此,對不少港人更即時的影響,乃其家中的外傭女傭隨時會轉工,不再受聘於她們那不受最低工資保障的合約。   因此,不少港人都寄望甚至催促港府尋求人大釋法,特別是當政府、個別政黨公佈了一些被不少學者指為誇大了的數字後。   尋求人大釋法是普遍港人心目中的靈丹妙藥,因為大家對國內的司法制度別具「信心」--有信心她一定會作出對政治有利的訟裁。司法為政治服務,在國內從來是司空見慣的事。   然而細心一想,在非有關國防外交的事尋求中央釋法,雖然可為前面問題提供一簡便的方案,後果卻是深遠的,因為它將會成為北大人干預特區獨立法治的又一個案例。誠如退休大法官李國能所指出,司法獨立,是「香港社會的基石」。香港在鄰近區域急起直追下,在國際間仍有今日地位,法治精神居功不少。如今,為此居港權問題再一次將自身的獨立法治踐踏,是否值得呢?   筆者認為,香港人有這個取態,可能與我們的「香港人性」有很大關係。香港身處中西狹縫間,長期扮演中西之間的橋樑,亦往往從中得著兩者之間的優點(西方文明制度、背靠祖國脈緣),造就長期以來港人得以靈活擺動,攀走往最大利益的位置。是以港人少講原則,只求最大好處。是以港人坐享資本主義的自由少受政府干預,卻又要求政府扮演社會主義的角色,凡事規管。是以我們既想有獨立法治,但在有問題時,又要有政治駕馭法治之便。   記得當年新加港總理吳作棟訪港時,曾極言羨慕港人的聰明醒目。惟我們要自問一句,我們有否「聰明反被聰明誤?」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