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1

李娜

八年前,李娜因為不滿中國國家隊那種專制性、不容許有個人空間的訓練,決定離開國家隊,並且高掛球拍。兩年後有人力邀她再出山,她漸漸重拾信心,終於上月在法國網球公開賽打出個出乎意外的名堂。當有人問她的得獎是否中國的光榮,她劈頭說:「這是我的光榮,不是中國的光榮。」 中國那種對操控的迷戀,實在是由上而下,層層相連,尉為奇觀。下至網球,上至政治,對不同意見者的打壓、消滅,是國家的國策,已塑造成中國特色的文化。 最可惜的是,這種文化是一種「自廢武功」式(self-defeating)的文化。就像網球教練制度險些淹沒了李娜,國家對政治異見份子的迫害,也消弭了多少中國人的心志。劉曉波、趙連海、譚作人、艾未未等都是挺愛國的大丈夫,政府卻硬要把他們矮化成唯命是從的屈辱小人。 對權力的操控,其實社會上每一個權力架構都散佈著,在現實裡連教會也不能例外。中世紀的羅馬教廷曾握著救恩的錀匙,對不服從的信徒甚至政權加以制裁的做法,自不待言。直至今日,教會領袖亦常有試探,就是把自己的意願(野心)當成教會的目標,是以不少教會極盡追求數字業績的能事,而少提信徒的屬靈質素及其與主的關係。 事實上,正如近年不少提倡「使命教會」的領袖所言,教會理應沒有自己的使命;教會既是屬神的群體,教會的使命就應回歸到神的使命,這是我們在一個「發展就是硬道理」的時代中應常謹記的。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