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對孩童寄洗的心路歷程

 

【首先聲明以下純粹是記載了我個人對孩童寄洗的見解,而非是教會官方立場。不過,我認識有弟兄曾對此課題有困惑,故拋磚引玉,激發討論。】

昨天復活節主日崇拜裡,共有5位小朋友受了洗。其實這好幾年來,每一次復活節和聖誕節洗禮都有弟兄姊妹安排其孩童或嬰兒接受洗禮。記得兩年多前,筆者決定讓女兒在聖誕節主日受洗,但其實這決定的背後曾經過一段思索的過程。

我相信絕大部份對孩童寄洗存疑惑的弟兄姊妹,最關心的問題是它與基督教核心信仰「因信稱義」有沒有抵觸呢?約翰福音一章12節:「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孩童,特別是嬰孩,是否有足夠的信心和理性能力,去「接待耶穌」呢?我特別留意接著的13節所講述的:「這等人不是從血氣生的,不是從情慾生的,也不是從人意生的,乃是從神生的。」聖經重覆述說神的兒女「不是血氣生的,不是從情慾生的,也不是從人意生的」,在我看來,似乎是要特別強調過往由血源繼承救恩的時代已然轉變。「血氣」、「情慾」、「人意」等人的傳承方法都行不通,只有直接藉信靠愛子領受救恩才行。

改革宗中有些教會(如浸信會)就由於信心是洗禮加入群體的先決條件,因此便認為嬰孩沒有資格受洗。有些教會,像我的母會,採納嬰兒奉獻禮,而不是嬰兒洗禮。究竟我的女兒,要跟從太太事奉的母會行奉獻禮,抑或跟她爸爸教會接受洗禮,實在是一個不容易的抉擇。

像不少改革宗教會一樣,灣仔堂在處理未有足夠信心能力認信的孩童的信仰定位時,參考了舊約的啟示。在舊約時代,屬神子民一家大小透過割禮這外在記號,成為與上帝立約的標記,分別成為上帝恩約子民的一員(179-14)。這個一家與上帝立約的做法在新約早期教會得以承傳,唯一分別是割禮被洗禮所取代(238-391633-34)。換句話說,正如割禮是舊約中孩童成為恩約群體一員的外在記號,洗禮也成為上帝讓孩童加入這群體的外在儀式。

究竟孩童寄洗是否與「因信稱義」、「信而受洗」等教義相違反呢?我有了新的看法,就是前者(孩童寄洗)是孩童在上帝恩約中成長時的特別安排。事實上,單單持「因信稱義」教義的教會,始乎沒有對尚未有信和理性能力的嬰孩的情況作處理。而且,孩童寄洗並非以行為作為得救的途徑。隨著孩童長大,父母有責任要教導他,引導他們的信心進入理性層面,直到有一天他或她已有足夠的能力作出個人對基督的認信為止。

上述所闡明的關於孩童寄洗建立的理據,開始吸引我,因為它不獨依循了新約聖經對信的要求,而且在新約未有涉及之處、即嬰洗尚未有信及理性能力之時,援引了舊約的精神,作處理之方。這對於我們基督徒的重要的,因為我們堅信舊新兩約是信徒的信仰、生活、行為的最高準則,而不是單單後者(新約)

再者,孩童寄洗在今天個人主義當道的時代,實是一記暮鼓晨鐘。因為孩童寄洗的對象並非單單接受洗禮的孩童,而是受洗孩童與他的家人,特別是父母,然後是其屬靈的家--教會--的長輩兄姊,共同守望成長中孩童信心的建立。橫貫整本聖經,「屬靈群體」這整體的意念在舊新兩約啟示都是一個相當重要的主題。我們有幾多關心我們兒女的屬靈狀況?甚至我們曾否關心我們親愛弟兄姊妹的下一代他們的屬靈成長?這是孩童寄洗帶給我們的挑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