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1

荷爾蒙與多情

上月14日情人節的當天,下午我在巴士上收聽一清談節目,請來醫學博士及醫生等嘉賓探討一有趣的課題:「多情風流的行為是否與荷爾蒙有關?」 根據嘉賓提出的資料,有些動物在一生中都會選擇與同一配偶交配的,而另一些動物在進行交配時則不辨配偶。嘉賓認為這些動物的分別是由於牠們受一些荷爾蒙影響。 然後主持和嘉賓把這些發現推論到人身上。他們聲稱人類在遠古時代,由於人的壽命短暫,需要多生殖,藉此使人這品種得以延續,故當時人分泌的荷爾蒙,使人會有多名性伴侶。但隨著後來人口的增多及人的社化,荷爾蒙的分泌遂改變,使人有忠於伴侶的傾向,有利於家庭的建立。 筆者聽罷此節目,真有點哭笑不得。首先,這些專家提出的有關當時人的行為的現象,是基於進化論的假設,(非從實質考古發現而得)。從這些現象,衍生出更多的理論來。可是專家們卻把他們的理論以科學的包裝示以聽眾,節目中從沒提及過推論背後的假設。不少聽眾恐被其循環論証所騙。 然而,筆者認為,此誤導最大的為害,是讓人可以「荷爾蒙決定論」為藉口,逃避了作為人有對自己行為要負的責任。誠如主持以戲笑口脗問嘉賓,日後一位掂花惹草的男士,可否以近來不小心吃多了某食品,以致吸取了過多的「多情荷爾蒙」,作為他向太太求原諒的理據?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