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1

華叔

筆者對華叔素來的印象儘是剛正不屈、堅守原則,但當早前讀到在《明報》連載的司徒華生平系列《華叔的最後五課書》,心中不禁對華叔有另一番的猶然生敬。 文章主要記述華叔對成立「支聯會」和「教協」的追憶。關於前者,華叔在共產黨和英方殖民地政府的壓力下,成立支聯會,悉力在「黃雀行動」中從中國救出多名民運份子。華叔的膽識、不為壓力左右絲毫,以及其處事的果斷盡顯無遺。 至於後者「教協」的創立及發展,更見其謀略滿腹。教協得以維持屹立,並愈加發展,(據張文光在電台稱,「教協」至今每年營業額已逾二億),全賴華叔獨到的眼光。如他帶領「教協」勤儲錢買物業,並成功透過為教師提供醫療和超級巿場式的服務,促使「教協」經濟穩健,居功至偉。 撫心自問,也許華叔過人的機智和眼光並不容易學到,但華叔有一樣東西卻是值得我們神的兒女去留意的,那是華叔為其團體的定位。華叔替「支聯會」定立「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路線,使它不致被定性為叛亂組織。甚至特區回歸已有十三載,即使聯會其中一宗旨乃「結束一黨專政」中國政權亦不敢除之而後快,把它加以取締。 至於「教協」,華叔更清楚定下三角色: 1.      作為工會,為教師權益鬥爭; 2.      作為教育團體,必須推動和參與教育改革; 3.      作為民間團體,支持公義,參與民主運動。 頭兩者是一個團體的基本責任,為其會員和業界作其份內之事。但第3項卻特別值得留意,教協並沒有把自己看成一限於爭取業界權益的團體,而是把協會的身份與社會大眾共同的利益相結連。由是「教協」並不只是屬於全港的教師而已,而是因為它參與社會事務,推動公民社會在香港的建立,而與每個香港人有關。 回想基督的身體教會,我們在往後的日子在社會上,會否被視作只是爭取自身的利益(如辦學權)、常爭取把自身價值套用在社會上(如反同性戀等道德議題),抑或是被公認為有份於推動公民社會的一員,端在乎我們有沒有把社會的福祉納入我們的關注。 主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鹽…世上的光。」我們有沒有為自己的角色好好定位?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