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0

從烏西雅王看以賽西回應呼召作先知的背景

昨天到中華基督教會區會上一堂關於教授講道的課堂,講員蘇成溢牧師對經文的揣摩甚有見地,以下是他對以賽亞書六章所作的背景研究心得,值得一看。  《以賽亞書》六章在信眾當中,素來是耳熟能詳的經文,因為它記載了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蒙召作先知的經歷。其中8節下「我在這裡,請差遣我!」,更是不少講員牧者,在呼籲信徒回應呼召立志的場合中樂於用上的。至於這段經文的背景,卻通常都不是講員所深究的。  其實記載事件發生的背景在第1節很清楚。「當烏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1)也許一些講員也會提到當時南國猶大的烏西雅王,以及北國的耶羅波安二世都是有能力的君王,以致當時南北二國加起來的版圖,勘足媲美所羅門執政時以色列全盛時期的領域。所以傳統說法是,以賽亞面對一位有能君王的離去,他心中呈現擔憂,所以這時耶和華「高高的」坐在寶座上,正要叫以賽亞的眼目從人歸向神。  可是,原來當我們細心翻研第1節給我們的線索,會有更大的發現。《歷代志下》第26章,詳細的交代了烏西雅王的背景。第4-5節提到,「烏西雅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效法他父亞瑪謝一切所行的; …他尋求耶和華,神就使他亨通。 」烏西雅王因為尋求神並遵行祂的道,所以神使他的國家強盛。 然而王晚節不保,16節講述「他既強盛,就心高氣傲,以致行事邪僻,干犯耶和華─他的神,進耶和華的殿,要在香壇上燒香。」以致耶和華以大痲瘋懲罰他,正到他死亡的日子。論到烏西斯王的事,最清楚的莫如以賽亞,因為第22節講到王的生平都為以賽亞收錄在歷史典籍之中。 因此,以賽亞當時的心境,並非驚懾於明君能者的離去,相反,他是目睹國家君主怎樣由盛轉衰,見到人不管曾經如何亨通,卻在犯罪後神可以叫他全然渺小,難怪以賽亞在第5節當遇上耶和華時,他即高呼「禍哉,我滅亡了」。事實上,這應是每一位認識神的人對神應存的敬畏態度。不管在人間有幾多幾大的功績,在神面前誰可以不謙卑? 有一點值得留意的是,以賽亞在親歷對主態度輕慢會受到嚴懲的同時,他仍回應耶和華的呼籲「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8上)。我們一禁問,他回應的膽量從何而來?會否因為愈進深在宮廷為主事奉的時間,愈更深體會神公義背後的憐憫忍耐呢?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一點小信仰》

這是艾爾邦繼《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和《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之後的作品。全書內容由兩主線交織構成。 第一條主線是源自作者自小成長的社區猶太教拉比—-大法師,有一天竟突然邀請作者為自己撰寫祭文,原來大法師罹患了某重病,雖然初時這並不明顯。 另一條線,是作者在這幾年間在他工作的城巿底特律認識的享利牧師—一間在極貧窮環境,就是荒廢教堂裡聚會的游民之間--擔堂牧職的牧者。 作者就是把這兩主題以互相穿插的方法呈現在讀者眼前;一方面書中作者把大法師對今生無憾,對來生無懼,總是常常付出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的美麗人生細緻地透過八年來彼此探入相交的片段刻劃過來。另一方面,他又把亨利由出生、成長、入歧途、信主以至後來當上牧師的經過一幕幕的娓娓道來。  雖然基本上要處理兩個情節,但作者仍能有條不紊的把兩個主角的動人之處表達出來。令我最深印象的是作者本身真摯的性格。他坦然承認自己雖然自小乃猶大教徒,但他的主宰其實是自己。但在書的最後部份,他承認他可能會更認真尋求信仰,因為書中兩位主角令他明白信仰帶給人的盼望。 其中最令本人深刻的片段,是作者描寫到亨利牧師在貧民窟中的工作頗令吸引他關注,但基於懷疑心態,作者一真觀察亨利牧師的為所做及所是,頂多給他有限度的援助,物資上和文字上,後者是因為作者的正職是記者。殊不知是作者在報章上報導亨利牧師的教會因交不出費用,而被煤氣公司截供煤氣。消息一出,群眾嘩然,終於煤氣公司迫於輿情,暫時恢復供氣,使教會裡的游民得以安渡寒冬。  一個主的作為,竟然在坊間書籍加以報導,這本身也就是一個主的作為吧。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