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應放在什麼位置?

早前與幾位弟兄彼此相交。不一會,大家關心的焦點都落在初信主不足一年的弟兄上。

「最近有沒有上教會?」「最近較少。」

「為什麼呢?」「…最近好像有點失去了初信主那陣子的熱情。」

「哪你私下也有讀經祈禱,對嗎?」「看聖經也比較少,但我每日都有看《創世電視》的見證,也覺得很激勵。」

「這個……」

對於未信主的朋友,見證的確可以是一個吸引他們對神產生興趣的有用工具。所以佈道會一般都會安排見證,向未信的朋友展示上帝的真實和大能。的確,若主與祂的應許是真實和不變的,必有現代的信徒經歷祂的作為。在今天社會繁忙的步伐中,要在有限的時間篇幅向世人展示基督在人身上可以作出的更新轉變,電視機上的福音節目,例如「恩雨之聲」,或者報章上的福音專欄,例如「談天說道 」,往往都會採用見證這個有效的工具。

儘管如此,見證作為「表達真理」的渠道是有其限制的。因為:

(1) 見證人會跌倒。例如一些娛樂界的明星,他們的「決志信主」最為觸目,以致很快便吸引了不少教會爭相找他們作見證嘉賓,更有不少機構以雜誌或光碟的形式出版他們的「得救見證」。筆者對藝人見證並沒有偏見,但卻要強調有一定風險。

(2) 上帝給每個人的經歷和帶領都是獨特的,但由於形式上的限制(見證未必有詮釋解說的空間),接收者(讀者/觀眾)可能未必掌握應許與個人經歷間的關係 ,以致他們可能會有一個錯誤的假設和期望,就是見證者的際遇會照樣發生在類似際遇的人身上。如此一來,一些原意是彰顯神能力的見證,反而會限制了上帝的主權。

(3) 不能把見證的真實性等同啟示。近來坊間出現的瀕死經歷見證,受到不少弟兄姊妹青睞。通常弟兄姊妹會覺得見證集的主角沒有動機去揑造真理,於是確信不移,把它們作為傳福音的瑰寶贈予親友,甚至把這些見證經歷幾乎視之等同啟示真理看待。

雖然筆者個人並沒存心懷疑這一類見證的主角均是大騙子,但由於這些都是人的經歷,我不傾向以真理的地位宣揚出去。事實上,亦真曾在個案證實「見證」失實。「美國暢銷書《天使守護的男孩》(The Boy Who Came Back From Heaven)的主人翁馬拉基(Alex Malarkey)在六歲與父親凱文遇到車禍,他父親隨後撰寫此書。書中提到馬拉基在昏迷兩個月後到過天堂,又和耶穌傾談。現年十六歲的馬拉基最近撰寫一封公開信揭露,這本書內容並不真確。「我不曾死去。我沒有去過天堂。」馬拉基於信件中寫道,他說自己去過天堂,是因為他以為這會令他被人注意。他指出,人們應該閱讀聖經就足夠了,因為聖經是真理的唯一來源,「人寫的任何東西都不可能絲毫沒錯。」(資料摘自《時代論壇》第1431期。

(4) 見證未能盛載上帝豐富的真理。上帝的真理深濬雋永,上帝對人說話的形式多采多姿,是單一見證體裁(真實敍事)所未能盡以承托的。是以我們幾位信主較久的弟兄都對初信弟兄以見證代替讀聖經不以為然。大家都異口同聲的建議他讀聖經。

也許真的,對於初信主的弟兄姊妹,聖經可未必是最易入口的,但它卻是屬靈成長不可或缺的靈奶。事實上聖經不單是初信者賴以生存的必需品,也是每一位神兒女得以進入豐盛人生的寶藏──只怕我們不肯去發掘。

「這本大字聖經我看得很舒服,在哪裡可以購買一本?」初信弟兄在臨結束前的問題,讓我們幾位主內「師兄」覺得,方才的討論總算沒有白費時間。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一個錯了位的命題

年初一晚的暴亂事件,巿民嘩然、心痛。

袁天佑牧師在時代論壇撰文「香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指出暴亂的最終禍首,「是食環署的強硬執法,要趕走及拘捕小販。當然這是他們的權力。小販是違法,但為甚麼小販要違法,豈不是因貧窮要賺點錢。假若沒發生這對小販的事,生事者便沒有借口了。無故生事,市民也會指責生事者。政府能關心多一點貧窮人,能有多一點智慧和彈性去處理,昨晚的事便不會發生。」
袁牧師的結論是:「當然暴力是不對,但更深的問題是政府那種『有權用到盡』的施政,卻不面對貧富懸殊帶來社會的矛盾。」

恕我個人並不贊同袁天佑牧師的觀點。袁牧師以「用盡權力」的觀點來衡量政府在這次事件的責任,指責政府用盡權利是觸發這次事件的深層原因。我認為這只是一個錯置了的議題—-小販管理隊的執法不是促成動亂的原因,反卻是參動亂參與者的藉口。即使有人認為政府的做法不合人情,但世上哪一個政府的管治是完全無可指摘的?政府做法對某些人不合人情,民眾以磗頭追擊警方,這是否一個對合乎比例的回應?這立場的後果恐怕會是把暴力合理化,其患無窮。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基督教在社會議題上的參與

主在登山寶訓教導門徒要作鹽作光,意思是基督徒要用真理的信念和價值影響社會,以產生鹽的防腐作用。英國議員Wilberforce因為從聖經而來的「人人生而平等」的信念而成功解放黑奴,即為此作了一個很好的例子。

 

無奈現代社會在自由主義者的鼓吹下,宗教被認為不應在公共領域中擔任重要角色,他們認為政教應當分離,即意味基督教的象徵和語言都應在公共領域中消失。在美國,十誡的刻像、公禱的環節都分別從法庭、學校被攆走即代表此一社會文化的趨勢。羅爾斯的《正義論》認為正義的社會基本上是一個由權利所構成的框架,讓人們自由地追求他們各自的目標和價值,它不應把某種特殊的價值觀(除非被公共的理性證立),預設為更好的生活方式,不然就是對持不同價值觀的公民不尊重。這種「中立論」的風氣當然也影響至本港,所以當基督教團體對香港社會一些有深遠影響政策(如昔日的賭波合法化、今日的反性傾向歧視立法等議題)提出反對的聲音時,社會上即有人指摘這些是教會人士把他們的價值觀加諸於社會其他人身上,甚至把這些意見比喻為「政教合一」的主張。

 

故此,在現今高舉人權和自由的社會氛圍下,基督教會和團體在公共社會在倡議政策中的參與,應提倡公益、正義和平、但面對大是大非,應有道德勇氣,用民主方法,動員在公共政策上參與,並且在以下各方面以充份的危機意識,以免被社會人士誤以「宗教霸權」入罪。

 

(1)與政權的關係

 

  • 避免把政治與宗教權威的界線模糊化,即教會不應圖控制政治權力,也不能過份親建制,而被政府控制吞噬。相反,要保持獨特性和與政權保持適當距離,有必要時甚至要批評政府,從而樹立謹守政教分離原則的形象。如去年立法法選舉時,某教會牧師曾為其教會內一名屬民建聯的立議會候選人作出呼籲,鼓勵會友投票予他,而性傾向歧視立法諮詢議案又被民建聯議員投反對票下未能通過,即引人有教會與政黨互打籠通的口實。

 

(2)對不同意見的處理

 

  • 避免只有單一的看法,最少要促進與其他意見彼此的交流,因為尊重和寬容也是宗教價值。
  • 雖然教會信徒對一些社會道德議題的立場多來自聖經,但在公共政策的研討上,聖經一般並不被接受為權威,故應多採納社會語言,以社會共識的價值(如健康、公平、社會成本、公眾的權利等)為立論的出發點,當更具說服力

 

(3)對巿民觀感的顧及

 

  • 應敏銳於巿民大眾的觀感,避免公眾把教會視作特殊利益團體。這一點在不少教會團體對「反性傾向歧視立法」(下稱「立法」)的回應上,有其智慧的表現。當有教會人士提問一旦「立法」後,牧者在講道指同性戀為罪時,會否觸犯法律,同運人士即搬出豁免宗教人士的可能性。但有基督教機構及學者回應指出,對教會豁免並不能解決問題,因社會上反對同性戀的不限宗教人士,普羅大眾中亦有對此有保留,「立法」無形剝削了這廣大民眾的良心自由和意見表達自由。
  • 參與議政時,基督教教會及團體也不要單單關心道德議題,予人「道德佬」的形像;也不應單考慮自己的宗教道德價值,也要考慮社會的處境和對其他公民的責任,尤其是不應動輒提倡限制別人自由的政策,而應用較溫和的方法達致同樣的目標。例如美國在討論打擊墮胎的問題上,有團體並沒有把著眼點放在加強墮胎的處分上,而是正視婦女的貧窮問題,提供協助婦女就業如嬰孩託管設施的提供上。

 

我們每週在念誦主禱文中,都會盼願「讓主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願主使用祂在此地的子民,把公義仁愛播送在香港這個大都會的土地上。

參考:關啟文,基督教倫理與自由世俗社會 ,香港:天道,2007,177-178及268-270頁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天堂是真的

踏入2013新的一年,也許你會發現很多事情都不一樣,包括不少公共交通收費的價目更變了,你家居或工作附近的舖頭換了等。其實有一份國際級的時事雜誌也變了身,就是新聞週刊Newsweek已在今年元旦日正式由印刷版轉為電子版,意味著你以後在報攤、在圖書館再也不能看到這份美國權威性的新聞媒體的風貌。

 

就在印刷版停刊前,2012年10月中旬的一期,Newsweek罕有地以一個宗教味道濃旭的題目作為標題—-Heaven is real天堂是真的。以Newsweek嚴謹客觀的風格而這個文章得以刊載並被擺上作封面標題,相信和作者是誰有很大的關係。作者是哈佛大學醫學院腦科教授Eben Alexander。他在2008年因為腦部被病菌侵襲的緣故,有7天的時間陷入昏迷。當他的同僚醫生正在準備拆取輔助他繼續生存的醫療裝置之際,他突然醒過來,後來他述說在這七天的昏迷期間他經歷靈魂漫遊天堂的經過。

 

在Eben的敍述中,當他升上天堂的時候,他看見一些很美麗的景象。他形容他當時的經歷十分特別:他的耳聽到天使美麗的形態,他的眼看到天使完美的歌聲。而令Eben深刻猶深的,是經歷到一位天使對他說的三句話:「你是被愛的」、「你不用怕」、「你是沒有過犯的」。這幾句話與福音的核心真理是脗合的:「神愛世人」;「上帝是一位賜平安的神」;「基督降到世上透過十字架的代贖,赥免我們的罪,洗去我們一切的過犯」。

 

對我來說,Eben的經歷是富有激勵性的。激勵之處不在于它使我更相信天堂的真實;我們對上帝和祂應許的認信,是來自聖靈給各人獨自的信心,根本不一定需要有Eben同樣的經歷,或他的經歷所帶來的佐證。令我深刻的倒是Eben生命的改變。他說他一向是名符其實的掛名基督徒,只間中到教堂出席聚會,心裡相信的只有自己。但在他這次親身遇見神後,他不但在頭腦上確信神的真實,而且他的生命有180度改變,他的生命向神全然委身。Eben的委身體現在他不讓這個與神相遇的經歷私有化,而是前後花了四年時間,運用他對腦部精深的科學專業知識,竭思窮慮地以醫學字眼和學術角度撰寫出他的見證著作《Proof of Heaven》,來向有科學背景的讀者力證他對神信心的原由。雖然沒人知道有多少人因著Eben的經歷而歸向神,但能夠破格地被選上進佔Newsweek的封面版頭,我相信神已悅納了Eben的努力,使用它使全世界更多人,特別是一些以科學自重的人士,有機會從中得見神的真實。Eben這份運用生命中獨特的位份去事奉主的精神,不斷驅策著我,叫我反思,神在我生命置放的經歷和恩典,如何都可以為祂所用,祝福他人呢?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聖靈的指引

昨日聽柱哥在年初一的講道,深覺精彩,尤其是論到聖靈每使用祂話語指引我們信徒,他用了一個令人很深刻的譬喻:一個執藥的人怎樣從白子櫃上的不同抽屐取出不同藥材,配成藥方,聖靈也怎樣使用祂的話語,在我們腦海中配成指引我們如何做決定的良方。

 

聖靈常使用祂的話成為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我深有同感。一個歷史例子。大約五百年前,歐洲出現大疫症,有人問改教領袖馬丁路德贊不贊成人離開疫區逃命。路德對幾類人分別有不同的答案。對於教會的領袖、神職人員等被上帝呼召去服事教友的、他根據「好牧人為羊捨命」(約十11),認為他們應有責任按著他們所領受的託付留下來照顧巿民。同樣原因,對於醫護人員、警察等公職人員,路德也認為他們職位的身份叫他們有責任留下。但對於那些沒領受上帝呼召的巿民,路德引保羅的教導「人總是保養愛惜自己的身子」(弗五29),指出人致力保存性命是常理,並且援引聖經人物趨吉避兇的例子,作為他贊同他們可按信心選擇離開疫埠的支持。也許時移世易,社會對上述問題可能有不同看法,但路德這裡讓聖靈藉聖經原則教導他處理生活上抉擇的過程,仍是一個上佳的典範。

 

至於我自己,亦不時被聖靈用祂話語光照,教我曉得分辨當行之路,讓我分享最近的一個經歷。星期一是我和太太的每周例假的日子(太太也是傳道人),所以我家的外傭也是在這一天放假。以往,我和太太都有一個習慣,就是我們在晚飯後會把用過的碗筷留下在廚房的瓷盤一直浸著,直至傭人姐姐在晚上回來時把它們清理。最初我也覺得要她在休息日勞煩她,有點不太好的,不過,日子久了,傭人姐姐也沒有甚麼異議,況且我有幾次提出不如讓我處理,她也說不用,就這樣我也就漸漸覺得沒問題了。日前,卻在基督教報章讀到一篇報導,追述一個有關十誡的講座底概況。文章提到講員指出,實踐安息日精神,聖經要求讓兒女、男女僕、牛驢牲畜和城門裡寄居的可以休息舒暢。講員續指在香港受勞役的是外傭、信徒應該放下欺壓、不公義、剝削,讓最難得安舒的弱勢群體可以得嘗圓滿狀況。我問自己,上述我留下碗碟給女傭清理這行徑,有否挾著僱主的優勢,剝削了外傭姐姐的休息時間之嫌,以致違背了第四誡當守安息日的精神呢?念及此,我決定竭力洗心革面,以後不要故意把家務留下,留給她在休息日完畢後替我們完成。

 

柱哥在比喻後跟著說,有弟兄姊妹在現實生活上祈求神指引如何作抉擇時,每求問不果,問題出於哪裡?問題不在於神;神是樂意引導兒女的。問題倒是我們可有神的話語在心中,讓聖靈可以使用作指引呢?柱哥的用意是,我們要多讀經,並反覆咀嚼,信焉。並且我還要加一句,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否則我們對聖靈的提醒指引會愈來愈麻木,愈來愈不敏銳祂的慈聲,就好像一個病人明知有病,也不去大夫處執藥,結果無論多好的大夫和執藥,也對我們無益。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小心添加

昨天(2月3日)的講壇上,筆者講論異端的肆虐時,提到猶大勉勵上帝的子民要「竭力維護從前一次便全給了聖徒的信仰」(新譯本)。這裡猶太特別強調我們的福音是「一次便全給了聖徒」,以提醒信徒使徒的福音已經完備,沒有補充添加的空間。這是回應人因為沒有安全感,在宗教事上常會有「信多好過信少、做多好過做少」的心態。

 

有被譽為上世紀最偉大的神學家巴特(Karl Barth),有次曾被問及,天主教和基督教有什麼分別。巴特在說出兩者均信同一位上帝之餘,他說最大的分別在于一個小字:「加上」(and)。其大意為:基督教相信人神間只有耶穌基督一個中保,天主教說是基督加上聖母;基督教相信人得救唯獨需要相信,天主教說救恩需要信心加上行為;基督教只以聖經作為信仰的依據,天主教卻認為啟示的來源包括聖經加上傳統……

 

筆者頗認同巴特的看法,的確在許多事上,天主教教廷信多了。例如:天主教的聖經比基督教的多了一些次經;天主教對聖禮的定義較闊,在主設立的兩個聖禮外又加了五個;甚至在聖餐聖禮上,天主教把這個以信心記念基督以自己身體成就救恩的禮節,加上了一個意義,就是每次在彌撒裡,耶穌是鮮活地再一次在祭壇上獻上自己,儘管其實希伯來書已再三強調「耶穌基督,只一次獻上他的身體…」(來10:10;另外參9:28, 10:12, 10:14)。

 

大家不要以為這篇文章是衝著天主教而來,我基本上對天主教信仰是十分尊重的,因為我相信現今的天主教徒(相對於中世紀時的天主教王國)絕大部份是尋求主耶穌的人,主滿有憐憫,凡來到祂面前的人,儘管其屬靈觀念未必都是正確無誤的(有誰敢說自己的屬靈觀一百分?),卻無礙主對認信祂的人的接納。不過我卻也認為添加可能是最危險的損害信仰的動作;危險在於它最最不起眼、最不易引來反響;它沒有否定或質疑你所相信的,甚至表達與你相同的立場,只不過是舉出另一位或一些類似的事物人物也有你所推崇的成份,況且從人的角度這些添加的人事物每每都是合理的。(如「信耶穌卻自己不努力,神也幫你不著啊!」)。然而,合人的標準不保證是合符神的啟示。人切不可在神啟示的真理上刪增,來符合人的理性和喜愛。因此,我寄望神的子女(包括天主教徒和基督徒)在福音的重要觀念上有上主的帶領,作出深刻反省,更符合聖經真理。

 

上次講道的主旨就是文首所引猶大的教導,要竭力守護真理。要守護真理,必須首先自己懂得分辨真理。在今天這個講多元化、講包容的時代,基督徒要知道界線在哪裡,「守辯」應採取什麼態度手法確不是一件易事,需要不斷學習。但筆者覺得最基本是我們對真理要保持有一份敏銳、一份儆醒的心,懂得求主教我們怎樣回應新事物新見解新學說。我深信那位比我們更關切祂福音的純正的「道」,必然樂於引導祂子民作祂使用的使者抵擋異端、傳揚真道、叫多人得聞真道。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新舊堂委交流會2013

可以說,今年的新舊堂委交流會是頗為不一樣的一次。

 

每年在新堂委互選新崗位前,都會舉行這個分享交流會。各現任堂委可以分享他們對新一年堂會事奉的期望;剛離任的堂委會分享他們在過去擔任堂委的苦與樂,也會把他們的經驗化成臨別的贈言。

 

聽說曾幾何時,這個每年的聚會其功能意義傾向濃厚,各堂委出席此聚會的意圖明顯不過,乃在於率先表態,趕及在全年第一次堂委會互選崗位前,表達在新的一年心宜欲擔綱的部長或職位。不過,近年這個風氣日漸淡薄,交流會「宣示」的味道減了,分享交流的成份增多。

 

今年這個情況更見明顯,是因為在今次聚會中出現了一段小插曲。一位與會者勇敢坦誠地分享到她發覺自己過去一段日子對某些人很有距離,更難講得上愛他們。在向神悔過中,她體會到愛的優先性。在一起誦唱《我們愛,使世界不一樣》之下,相信在場各人都領受姊妹傳遞的信息:我們在堂會中事奉的人,最重要的倒不是恩賜能力,而是對神對教會對肢體流露出多少愛。最後,在各人彼此擁抱、互相握手的溫馨場面下結束這段插曲。

 

正如一位與會者所言,在整個分享環節中最經常聽到的字眼,是「開放」和「配搭」。在我的演繹,「開放」是放手給神,開放予祂的帶領;而「配搭」則是理解到,在哪崗位事奉,我的意願不是唯一或最優先的考慮,更重要的是我在團隊中當哪位置對整個團隊事奉最有利。這顯出各堂委了解到自己被會眾選出來,不是來當某部的部長,而都是被選為信徒的領袖、教會的管家,受託管理神家家務的工人。這都不失為一個成熟事奉團隊的指標。

 

主任牧師在總結也提到一個現象:就是隨著在堂會事奉的經驗增多,各堂委在幾年堂會的服事,眼界被拓展,目光已不單單在所負責部門,而在教會整體,思想部門的事工如何配合教會的計劃,這都見證著主在我們中間的工作。

 

說到這裡,我想起一個真實故事。一個老闆決定把辦公間全新裝修。他叫人把辦公室裝修所需的木板材料向供應商預訂好。他還很特別地,吩咐工人在把運來的貨箱打開時,切非粗暴地破箱而開,總要按鏍絲位把它們小心拆開。當時工人都感到奇怪,但沒有追問。直至裝修材料送到公司,貨箱都小心地拆開後,他們才明白。原來老闆計算精密,那些作箱的木板,訂造時早已有準確尺寸,開箱後也被用作為裝修的木材。這位精明的老闆就是當年美國著名富商洛克菲勒。盛載材料的工具在這位精明的商人手中,也是他要用的材料。同樣,堂委會作為主用作盛載祂百姓的帶領者,也是祂用作建造基督身體的材料,所以祂也會像洛克菲勒一樣,特別顧惜堂委會的每一位成員,保守他們的成長,開拓他們的視野,堅立他們的生命。

 

最後牧師更分享到堂會的一些理想,包括正如彼得遜(Eugene Peterson)所言:每間教會都應該有「有餘剩」(a surplus of)的領袖,方便彼此補位、輪流帶領;以及盼能做到跨代結連,年資多的一代把經驗眼界傳承予活力創意的一代。願主在未來一年引領堂會,向這些理想進發,使灣仔堂更臻成熟,蒙祂悅納。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國民教育與公民教育  

反國教科的領袖們真不簡單!

 

學民思潮的黃之鋒面對特首伸出「善意」之手,拒絕相握,卻以九十度鞠躬表達自己的禮貌,贏得一致讚揚。

 

政總聚會人數一天比一天多,但秩序井然,甚至連處理垃圾分類也有膠袋靠在欄杆,欄杆上貼著一句「愛是計量不了的」,原來示威裡還可以講求整潔,甚至提及愛。

 

「反國民教育運動,堅決只有一個清晰的目標,甚至跟以往的集會不同,克制著沒有喊誰要下台,清純的堅拒政黨介入,咬緊牙根自己搞糾察秩序,連民主女神像也不准進入範圍,這堅持與能耐,不簡單。」徐詠璇在她的信報專欄點出了今次行動充滿著一股很清新的示威文化:堅持、不妥協,卻保持秩序、理性、不抹黑對方、不把對方妖魔化,甚至是尊重對方。

 

及至上周六晚梁振英宣佈取消開設國教科的三年期間,學民思潮以「休息是為行更遠的路」當晚即撤,高潮結束,見好即收,對比起「佔領中環」行動的被清場,高低立見。

 

這次反國教大聯盟把國民迫回去的同時,她把真正的公民教育在香港這塊土地開展,把愛和責任相傳下去。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Godly Play訓練營

日前參加了本堂兒童部和主日學部合辦的「Godly Play兒童靈性培育遊藝坊」營會。當我最初接觸Godly Play這名稱,我就不停地想:究竟Godly Play是不是「神聖的話劇」,又或是一個屬靈的遊戲課程?在進入營會之後,始明白Godly Play是一套兒童神學,用小孩子的眼睛去探索神的事情,以致遊戲也有神聖的光芳。這種新的理念,使我對於兒童工作(包括本人有份兒負責的主日學部)的進路、策略和心態都得到很大的啟發。以下分享當中一些得著:

 

  • 一些兒童神學的信念:
  1. 以小朋友為中心,而不以成人所理解模式為學習前提
  2. 以小朋友的眼睛看世界,因此導師要蹲下跟小朋友說話,導師的稱呼也由亞Sir改為叔叔、別名甚至直呼名字。
  3. 小朋友不是白紙,神在他們心中已置放了靈,因此小朋友的靈尋求祂,也對祂有敏銳的觸覺
  4. 兒童就像神學家,他們對神已有一套理解;兒童也是神學炸彈,把成人一些似明非明的傳統或術語炸個粉碎。
  5. 兒童的靈性又好像一把伸縮軟尺,你愈拉得多,就愈發現它也可以有多長;但當然,你要小心,因為一不小心,它會徹底縮回
  6. 兒童靈性教育的價值,不在於它能塑造教會未來的棟樑,不是將來性的;兒童靈性教育的價值就在現在當下,耶穌基督叫小朋友現在到祂跟前來
  7. 兒童神學的重點是捉緊靈魂(精隨),不要單想軀體(方法)

 

  • Godly Play的要素:
  1. 目標:讓小朋友自由、富創意和快樂地探索真理
  2. 程序元素:(1)故事、(2)歡迎、(3)安靜、(4)故事、(5)探索(wondering)、(6)回應、(7)筵席、(8)祝福
  3. 重點:

(1)管理關係(環節可否增進小朋友和神、和其他小朋友、和自己的關係?)

(2)管理空間(房間可否反映神的同在?奧秘?能否促進小朋友與聖經、與教會、與其他小朋友的關係?)

(3)管理時間

 

5. 課堂元素

(1)show n tell
(2)engage n love
(3)Wonder n response

 

6. 課堂技巧

(1)要以語言及非語言(如眼神、表情、動作)來鼓勵小朋友探索真理,以問題啟發小朋友的好奇心(to Wonder)

(2)Parable
1.佢有冇名,叫乜名?
2.佢見到,做這些事有乜感受?
3.佢其實係誰?
4.呢度其實係邊度(在生活裡面)?

(3)停頓、重覆

 

7. 課堂準備

(1)     研經上下

(2)     主題流程

(3)     大綱流程

(4)     等祈修改

(5)     尋找物資

(6)     測試觀察

 

8. 紀律:

(1)       導師對於營前聚會十分重視,有一位已繳費的參加者就因未能參加營前會(雖然有其原因),而被拒絕接納入營。

(2)       導級分了6級程度,來應對堂上學員的滋擾問題,都是用眼神和簡單的指引語句;即使是最高程度的第六級,也只不過是邀請小朋友在餘下的時間離開課堂;但必須對當事的小朋友說:「這兒是屬於你的,我期望你下次再回來。」

 

9. 小朋友的參與:

  1. 在各個環節上,我留意到Godly Pray都著重保留小朋友的自主性,以表達對他們的尊重,和提升他們的參與。例如:每位小朋友要進入課室時,導師助手會在門外先問他準備好沒有,當他回答已準備好,助手便請他進入場地;然後導師便會以姓名稱呼他,並邀請他自由選一個位坐下。同樣,當講論時間結束、進入回應時間,導師會又會問小朋友準備好回應沒有。處處顯出導師是尊重小朋友個別獨特的處境,讓他就著他選擇的時間為自己的行動作出選擇。

 

  • 關於兒童事工事奉者:

(1)       重拾事奉者自己的童年(透過重拾兒時遊戲 ,兒時最重要回憶)

(2)       童年影響童年 (事奉者的童年影響小朋友的童年) : 留意不要以服事兒童來医治自己

(3)       澄清從神而來服事小朋友的呼召:你看重事工中的事、抑或事工中的人?

(4)       關係最重要

(5)       榜樣教育最重要

(6)       了解小朋友的上文下理(構成小朋友今天境況的種種人生處境

(7)       享受

(8)       「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

 

筆者覺得最受用的還是最後一項,即對自己作為兒童工作者的反省。

是以導師鼓勵兒童事奉者定期進行退修。他還自身說法,向我們分享他在靜修中每每向神求問的三件事:

(1)             神要我作個什麼的人?
(2)神要我在我的教會裡作什麼事?
(3)神要我祂的國度裡作什麼事

 

記得在營前會中,導師曾挑戰我們參加者,我們是怎樣接待小朋友,以及我們在課堂上是否有充足的預備,小朋友都看在眼裡,而這個印象會自然影響到小朋友對上帝形象的觀感(事奉者不認真的準備,會否令小朋友質疑上帝是否真的愛他們,因祂派一些不太認真的人來牧養他們?)。所以,正如導師的自然推論所言,神對兒童事奉者的要求不多也不少─── 一條生命!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

在倫奧嶄露頭角的新貴

今次倫敦奧運,其中一個最令人刮目相看的地區當是加勒比海。連奪男子100米、200米和4X100接力金牌的牙買加「閃電俠」保特自然光芒四射,但他並不孤單;勇奪男子400米欄金牌的多明尼加「欄王」山齊士、在男子400米替人口僅得10萬的中美洲小國格林納達奪得史上首面金牌的19歲小將詹姆士、在4X400米力壓美國隊奪金的巴哈馬隊,還有標槍、手槍速射、女子柔道、男子摔跤、男子拳等眾多位金牌選手,都替這地區裡本來藉藉無名的小國添上了光彩。

國際奧委會對非歐美的傑出成績,每每採取懷疑態度,他們就曾懷疑「閃電俠」保特服用禁藥。但加勒比海黑人運動員根本就不必用藥,因為他們的荷爾蒙和紅血球細胞含量高於常人,使他們的爆炸力和體力勝於其他地區的選手。

他們壯健的體質可說是他們民族悲劇的一種補償。五百年前,歐洲人發現加勒比海的島嶼的甘蔗極為豐富,便從非洲引入大批黑奴,他們在這塊炎熱的地土上辛苦工作,煉成了剛悍的體格,世代繁衍,更逐漸成了當地主要的人口。

我在這裡彷彿看過了一點亮光。上帝從來不失誤,但祂的計劃可能超越我們世人的視野。要等我們回顧歷史,才會發現祂那掌管歷史的手。而儘管我們在人生裡有許多際遇往往在我們臨終前也未必能明白箇中原因,但我們可以憑信心,在上帝的宏大圖畫裡,每一筆都有它的意義,都成為構圖的一部份。所以,願意我們都懷著這份眼界,無論我們外在的際遇如何,每天都按著上帝教導我們的行事原則而行,在上帝給我們的分上好好活過。

Posted in | Leave a comment